奋战在抗洪一线的志愿者

2020-08-10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当洪水袭来时,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志愿者们,积极奔赴防汛一线。

  他们,有的稚气未脱,有的刚下抗疫战场。

  他们,用汗水在大堤上点亮志愿之光,只为一个共同的使命:保卫家园。

  22年前,她是洪水中被解放军战士护送回家的小女孩。

  22年后,她成为一名守堤查险的防汛志愿者。

  今年7月,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街徐东社区工作人员汪晗,在长江大堤上重拾“洪水记忆”。

  她每天驱车十几公里,赶到武昌江滩月亮湾段,每隔1小时就要来回巡查一次。“轮到我们守护家园了。”她说。

  当洪水袭来时,来自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志愿者们,像汪晗一样,积极奔赴防汛一线。

  稚嫩面孔下有颗坚定的心——

  汛期不过不下堤

  7月27日凌晨6时,监利下着大雨。

  长江干堤柘木乡1号哨所外,11个穿着雨衣套鞋的身影,手拿木棍,一字排开,仔细排查险情。

  约1小时后,他们才回到哨所。另一队人接过雨衣、木棍,开始新一轮巡查。

  在该哨所数十名值守人员中,有两张略显稚嫩的面孔——20岁的王家乐和21岁的王灿。

  两人家住柘木乡桥燕汪村。不久前,看到防汛形势严峻,他们主动找到村支书,申请上堤值守。

  7月19日,两人到哨所报到,自此就吃住在堤上,再没回过家。

  刚开始,他们对巡堤工作不熟悉,就寸步不离跟着其他队员学习。熟悉巡堤流程后,每天轮班巡堤五六次。休息时就在简易床上睡一会儿,胶鞋浸满汗水也不脱,随时准备起身巡查。

  两名小年轻还在哨所当上了“小老师”。

  “他们自带笔记本电脑,帮乡里设计了巡查记录表。现在,全乡所有哨所都按这个表来记录巡查情况,规范又明了。”柘木乡教育干事曾德银介绍说。

  巡查时要拍照留档,有些年纪大的队员不会用智能手机。王家乐手把手教他们,如何在照片上添加时间、地点的水印。

  王家乐在武昌职业学院士官学院上学,今年12月,他就要去部队锻炼。

  对他来说,上堤防汛既是保卫家园,也是自己成为一名优秀士兵前的历练。

  王灿是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家里是精准扶贫对象。“受恩于党和国家,更应当反哺社会。汛期不过,我不下堤。”他说。

  在武汉市新洲区长江河道堤防管理段,也有多名“00后”在坚守。

  18岁的王天喜刚结束高考,就随父亲上堤。“我在这里长大,想来守护家园。”他说。

  武汉工程大学大四学生占煜常值守到凌晨3时,“我父亲是一名退役武警,过去常奋战在抗洪救灾一线,我也想和他一样扛起这份责任。”

  “之前在社区抗疫,现在又来防汛,我也是一名战士了!”华中农业大学大二学生曾欢俊说。

  战“疫”再战洪——

  白衣战士又出发

  “防暑降温、蚊虫叮咬、头疼感冒……”7月29日15时,黄飞仔细检查了一遍要带上的药物,开始到长江赤壁干堤沿堤巡诊。

  黄飞,赤壁市人民医院医生。7月8日,得知赤壁正在招募防汛医疗志愿者,他当即报名,“刚从抗疫战场上下来,想再为防汛出点力。”

  次日,他收到赤壁防汛指挥部通知,安排他为驻守长江赤壁干堤的防汛人员提供医疗服务。

  黄飞住进堤边宿舍,每天上堤巡诊两次。

  赤壁干堤上有17个哨所,巡诊时,黄飞会挨个进去查看。遇到年纪大的值守人员,还会给他们量血压、发降压药,一遍遍叮嘱,只要有身体不适,就立即给他打电话。

  7月26日傍晚,黄飞接到2号哨所电话,称有五六名值守人员同时腹泻不止。他立刻赶去,经诊断,是轻微食物中毒。黄飞给他们开了药。此后几天,他每天都要专门询问他们的情况,直到完全康复才放心。

  “我来的时候,医院给我准备了常用药物,全力支持我参与防汛志愿工作。”黄飞说。

  作为医疗志愿者,黄飞并非孤军奋战——

  在黄冈,活跃着一支40人的卫生健康防汛志愿服务队。他们全力以赴,为一线防汛人员和转移安置群众提供送医、送药服务。

  在武汉,8旬老中医给防汛人员送来自制清热解暑茶,为他们把脉问诊。各区卫健局也成立了志愿医疗队,为安置点群众送医上门。

  战“疫”再战洪,荆楚大堤上的白衣战士们,又一次冲上了守护生命的战场。

  汛情就是命令——

  民间救援队逆险而行

  7月26日,恩施州建始县暴雨倾盆。

  危急时刻,蓝天救援队来了!

  23岁的李光鹏去年刚从部队退伍,回到家乡后加入蓝天救援队。7月26日7时,从睡梦中醒来的李光鹏发现手机响个不停。救援队微信群里不断滚动着各种受灾信息,他的心揪了起来。

  没有丝毫迟疑,李光鹏当即从街上拦下一辆救援车辆,赶到受灾区域。

  李光鹏和队友用皮划艇在洪水中搜救转移群众。他们将一位等待救援的老人背出来后,发现皮划艇被水中的三轮车划破,李光鹏只好背着老人,小心翼翼涉水前行。

  好不容易走到路口,将老人安置到安全地点后,李光鹏突然脚下一滑,膝盖磕在地上。

  顾不上疼,他马上站起来,又投入到转移群众的战斗中。在搜救群众时,他不慎被一台淹没在水中的机器绊倒,整个人摔进洪水里。

  “幸好队友及时抓住了我。”7月29日,回忆起惊险一刻,李光鹏有些后怕。但他没有退缩,忍着膝盖伤痛,依然奔波在抢险救灾一线。

  每天救援工作结束后,他和队友还要到洪水消退的地方消毒,经常忙到深夜。

  27岁的曹宇霞是今年刚加入蓝天救援队的新人。

  疫情期间,她看到蓝天救援队的抗疫场景,十分感佩他们的义举,义无反顾加入其中。

  7月26日,曹宇霞家附近渍水严重,车辆无法通行,她步行40多分钟赶赴救援现场。家人很担心,一直给她打电话,她忙着抢险,一次都没接。

  “听到被困的老人和孩子在哭,我心都要碎了,什么都来不及考虑,只想尽快救人。”曹宇霞说,这股信念给了她力量,她从被困房屋中背出3位老人,还和队友一起用皮划艇转移了8位老人。

  省应急管理厅在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第120场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武汉长江救援志愿队、湖北蓝天救援队等民间志愿者组织、公益性机构已派出32支救援队共5002名救援人员,投入装备2495台(套),在防汛抢险中承担水域救援、山地搜救、水下救援等任务。(湖北日报 全媒记者 曾雅青 实习生 金凌云)

[责任编辑:刘思萌]
网上展馆
更多>>精彩专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