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婆护湖队”9年守护鲩子湖

2018-07-04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太婆护湖队”沿鲩子湖巡逻,守护公园环境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在汉口台北路,100余位平均年龄超过70岁的婆婆,自发地组成一支志愿队,9年来坚持守护着宝岛公园的鲩子湖。每天清晨,她们戴着红袖章巡湖,看见垃圾就捡起来,看见不文明行为就制止。政府治理,民间守护。在多方努力下,鲩子湖水质稳定在IV类,成为武汉中心城区水质最好的湖泊之一。眼看着环境一天天变好,周边的居民亲切地称她们为“太婆护湖队”。

  体验

  2公里巡湖路花了四十多分钟

  宝岛公园位于武汉市江岸区台北路,鲩子湖坐落在公园中央。湖岸线大约1500米。算上来回湖心小岛的距离,单次巡湖的路程也就两公里左右。这段路,年轻人可能只需要一二十分钟便走完了,但老人们在巡湖时,边走边看,遇到污染湖水、破坏环境的事,都要一管到底,所以常常要走半个多钟头。

  2日上午8时许,记者跟随杨富兰、王红云等几名老人,体验了一次“太婆护湖队”日常巡湖工作。

  走到公园西侧,树荫下有一排石桌石凳,坐着不少爹爹婆婆,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正给老人推销保健品。“对不起,这里不准进行推销活动,请你们配合一下。”一位婆婆上前,和蔼地劝阻。两名年轻人看了看老人身上的红袖章,悻悻地离开了。

  “推销者喜欢发传单,容易被扔得到处都是,污染湖水和环境。”杨富兰婆婆说,前几年就有老人被骗了两万元买保健品,所以巡湖时只要发现推销的,她们都会温和地劝离。

  走到湖心小岛时,一名六七岁的男孩摇着一根长柳枝走过,80岁的杨金环婆婆叫住了小朋友,询问他柳枝是哪里来的。男孩回答说,是在地上捡的。“那你给婆婆好不好。”男孩看着婆婆笑眯眯的,就交给了她。“不管是他捡的还是折的,总之不能拿着到处走,容易让别人误以为这里的树枝随便折。”杨金环老人将柳枝卷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一圈走下来,记者看了看时间,共花了四十多分钟。婆婆们说,经过9年的不懈努力,现在大家的环保意识都提高了,公园的环境和秩序都明显好转,但巡湖依然不能停,“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

  成员

  原有几名爹爹现在清一色婆婆

  “太婆护湖队”的成立,离不开年过八旬的刘智修婆婆。

  2005年,67岁的刘智修搬到台北路居住,窗外就是宝岛公园。本想着这里风景优美适宜居住,但没多久她“住不下去”了。

  “乓乓”抽陀螺的、开着大喇叭跳广场舞的、在湖里面洗拖把洗宠物的、乱扔垃圾的……刘智修婆婆说,宝岛公园是个免费的开放式公园,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进出,再加上工作人员有限、手段也很单一,公园的管理方管理难度很大,有些力不从心。

  “当年这里环境糟、秩序乱,自己就是住在湖边的‘受害者’。”因此,刘智修婆婆有了参与治理的想法。老人退休前是小学老师,文化程度较高,又有一副热心肠,她拉上7名同伴成立了一个小团队,开始协助管理公园。

  2011年初,随着二十多名老人的加入,在公园管理处的指导下,志愿队正式成立。慢慢的,一些现象有了改观,同时也不断有热心公益的中老年人申请加入。到后来,团队发展到上百人。刘智修婆婆排了值班表,每天至少有六七人巡湖。

  “前几年,团队里还有八名爹爹,后来,有的因为身体不适、有的因为家庭事务,还有的觉得婆婆太多了有点难为情,几名爹爹陆续退出。”刘智修婆婆说,现在团队100多人,清一色的全是婆婆,平均年龄70多岁,被附近居民亲切地称为“太婆护湖队”。

  管理

  使出不同“战术”斗败私自垂钓者

  环境从脏到好,秩序由乱到治,回忆起这几年志愿守护鲩子湖的历程,几名“元老级”成员向记者透露:针对不同的人,要采取不同的“战术”,软硬兼施,这是她们多年总结出的民间智慧。

  “太婆护湖队”成立后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私自钓鱼。“鱼是政府部门专门买来投放,起净化水质作用的,如果被钓光了,水质岂不是又要坏?”于是老人们联合起来,向垂钓者发起“斗争”。“绝大多数人,经过劝说都离开了,但有几个难啃的‘硬骨头’,根本不听。”

  一些垂钓者和公园管理方、婆婆们打起了游击战,瞅准空当就来钓鱼。“太婆护湖队”索性改变“战术”,化整为零,从早到晚总有几名婆婆在公园里巡查。遇到他们钓鱼,就叫来增援力量,一哄而上劝说。钓鱼者抱头求饶:“鱼也吓跑了,头都被你们吵昏了,我再不来了行了吧”。这样一来,又赶走几名“顽固分子”。

  最难啃的,要数一批“小混混”。刘智修婆婆回忆说,对他们,软的不行,是靠不怕死的“拼命”才搞定的。

  一次,一名绰号“强儿”的年轻人和同伴在湖边钓鱼,刘智修婆婆上去劝阻时,强儿跟她“斗狠”:你再管闲事,信不信我把你丢湖里去!听到这里,刘智修婆婆抱着强儿的大腿就往湖里拽,厉声说道;“那太婆就跟你一起跳!”毫无防备的强儿一个趔趄,顿时吓坏了。眼看身材矮小的刘智修婆婆就要向湖里摔倒,他连忙一个撤步将婆婆顶住。

  “您家吓死我了,怕你了行么?”强儿求饶,起身收拾渔具,告诉同伴不许来这里钓鱼。刘智修婆婆笑着说,“人的心底都是善的,想办法把这份善激发出来,问题就解决了。”

  欣慰

  从前被说“岔巴子”现在居民拍手夸赞

  年过六旬的徐爹爹,也是附近居民。他告诉记者,以前宝岛公园可不是这样,因为环境较差,周边居民守着公园都不愿来,家家户户窗户也闭得死死的,现在他每天都来逛。“一开始,有人说风凉话,埋怨这些婆婆管得宽,是‘岔巴子’。”居民赵阿姨说,现在这样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因为大家见证了公园一天天变好的过程。“现在我们真的要感谢这群老人,多亏有了她们。”

  现任武汉江滩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的袁革辉,当时是宝岛公园管理办公室的主任,见证了“太婆护湖队”从无到有的组建过程。“最难能可贵的,是老人们的坚持。”袁革辉说,他2012年离开宝岛公园时,在多方努力下基本杜绝了私自垂钓问题,现在他偶尔再回公园时,真的再也没有发现过钓鱼者。“刘智修婆婆动员民间力量共同参与社会治理的理念,放在现在看都是很先进的。”

  江岸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4年努力,目前鲩子湖堵住了所有排污口,水体也经过了系统全面治理,还投放了水生动植物维持生态平衡。现在鲩子湖水质稳定在IV类,部分达到III类,是武汉中心城区中水质最好的湖泊之一。“这和‘太婆护湖队’多年来自发的守护是分不开的,这股民间力量,是湖泊保护治理中的重要补充。”(楚天都市报 记者潘锡珩)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