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称职”的妈妈,“最称职”的网格员

2020-07-23  字号:[][][]  转发

  在疫情期间,每天早上,我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外婆,“我妈妈昨天回来了的吗?”外婆无奈的跟我说,“回来过,但一大早又走了,不知道她每天在忙什么?社区上班有这么忙吗?”

戴杨宇智的妈妈服务社区居民 图片来源:江汉区委宣传部

  我的妈妈是一名社区工作人员, 从大年初五开始就奔赴了工作岗位。疫情初期每天下班我还能见到妈妈,但她却没有多的时间来陪伴我,因为一进门,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她的工作机响不停。最离谱的是一天深夜,睡熟了的我们被电话吵醒,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悲切的哭腔:“杨干事,求求你救救我爸爸,他一个人住在你们社区,我刚跟他通电话,他已经没力气跟我说话了,你赶快救他呀!”妈妈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连忙在电话里边安慰他,边做记录,“你先不要哭,慢慢说,你爸爸住哪里?把病情经过说一下……”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努力睁开熟睡的双眼,看看墙面挂着的钟,此时已经是凌晨12:30了。

戴杨宇智用鲜花为战“疫”中的“逆行者”送祝福 图片来源:江汉区委宣传部

  随着疫情的扩大化,小区被全封闭了,她网格内的居民的“衣食住行”重担又全部压到了我妈妈身上。她每天不仅要帮居民团菜、买菜、送菜,还要冒着风险到药店帮居民买药。她越回越晚,我每天几乎都见不到她。偶尔有一次我睡着了,听到爸爸跟她有些争吵,爸爸说,“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两个老人都是重症,你每天都在外面跑,万一染上了这个病,我们全家都玩完,你干脆辞职不要做了。”妈妈很坚定地反驳爸爸说:“当初我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我就要对我的工作负责,对我网格的居民负责,每当看到他们向我投来无助的眼神时;每当听到他们哀声向我求助时,我都感同身受,心如刀割,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人类命共同体的一部分,我能做到的,就是尽我最大的能力来帮助他们……”

  我的妈妈是“不称职”的妈妈,因为在疫情期间,她没有把爱给我和家庭;但是我的妈妈又是“最称职”的网格员,因为她把爱奉献给了社区,奉献给了网格的居民!(作者:武汉市第十二初级中学学生 戴杨宇智 来源:江汉区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肖偲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