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世界里,静待花开

2020-01-15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潘琴:

  你好!很久没有收到你的信,还担心是否记错了你的E-mail,收到来信,我才放下心来。

  从报纸和网上得知,你那儿“非典”闹得很凶,老师很担忧,不知暑假你能不能回家?武汉“防非”也抓得很严,从外地或疫区返回的人,都要盘查或隔离,挺麻烦的。

  听你爸讲,你住所附近就有网吧,不知是在校内校外?如在校内,你可以偶尔上上,在校园外,最好就别去了。你说想要一台电脑,我想你可以与一些快毕业的大学生打听下,看他们有没有准备毕业后廉价处理的,有的话你可以考虑,没必要买新的。

  你来信中提及儿时的同学,有些事我也想告诉你。

  前段时间,我和张绍训聊过,他说廖锦秀和孟国文在武汉卖东西,张超去了广州。倒是王成志、王欢,和张绍训在同一家工厂,工资不高,但大家能在一起,也挺好。

  张绍训还说起一件事,我深感遗憾。你记得吗?廖锦秀离家前,咱俩去过她家。当时潘淑文老师要招舞蹈演员,我向她推荐了廖锦秀。可潘老师嫌廖锦秀“个头不高、有点胖、不够漂亮”,这事最终还是“黄”了。

  这事虽不怪我,但我却一直耿耿于怀:她认为我在骗她、哄她,不再信任我。她就这样离家了。我的心很痛,是我没有能力把她留下来。

  你提到其他同学的情况,我感到很痛惜,但也无能为力。有时,我也会想:残疾人学了知识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对你而言是幸运的,对他们似乎又成了不幸。

  上次老师和你爸妈说笑时,听说你曾告诉你妈妈,等你长大以后,不恋爱、不结婚。你妈妈问我,你的想法怎么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呢?

  当时老师分析给她听,你确实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因为你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并努力为之奋斗,因此,一些在你看来不必要的事情,就暂时不会去做。潘琴,老师分析得对吗?

  现在,你在他乡学习、生活,也许会遇到各种不如意,也许会面对这样或那样的意外,但老师希望,你能把握住自己的心,常常问问自己:我要什么?我在做什么?

  好了,最后祝你学业进步,身体棒棒的!有时间、有机会咱们网上聊。

 

你的朋友:郑小平

 

[责任编辑:王玉涛]
网上展馆
更多>>精彩专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