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孝老爱亲 陈玉蓉

2016-09-22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陈玉蓉:“暴走妈妈”脚步丈量亲情

  她叫陈玉蓉,1996年从乡办企业下岗,在一家建材市场做会计。谈起她,村里人都夸,做事干练、热心快肠,对生病的儿子更是无微不至。但她儿子得的什么病,乡亲们也说不太清楚。

  陈玉蓉的儿子叶海斌13岁那年,突然变得说话结巴、连走路都走不直了,他被确诊为一种先天性疾病——肝豆状核病变,肝脏无法排泄体内产生的铜,致使铜长期淤积,进而影响中枢神经、体内脏器,最终可能导致死亡。陈玉蓉说,尽管知道儿子的病情凶多吉少,但真正让她感到死亡威胁的,是两次大吐血。

  2005年8月5日深夜,已经睡着了的陈玉蓉迷迷糊糊听到儿子的呕吐声,当她打开灯,发现客厅里一大摊的血。后来医生告诉她,叶海斌的肝已经严重硬化,需要做移植手术,否则很难说还能活多久。但30多万元的异体移植费用,对这家人来说,是个无法承受的天文数字。她选择了让儿子接受护肝保守治疗。

  在陈玉蓉的精心照料下,叶海斌的病情得到很大改善。此后3年间,叶海斌结婚、生子,还找了份临时工,但病情的再次发作打破了这一家的宁静。2008年12月14日夜里,在外出差的叶海斌再次吐血,被送到宜昌一家医院抢救。次日清晨,陈玉蓉坐早班车赶往宜昌,由于漫天大雾,高速公路被封,儿子生死未卜,母亲心急如焚。陈玉蓉默默祷告上天保住他的孩子,她愿意用自己的肝换取儿子的性命。叶海斌抢救成功了,几天后被转到武汉同济医院消化内科治疗,病情趋于稳定。

  陈玉蓉决定把肝捐出一部分给儿子,但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打破了陈玉蓉捐肝救子的希望。2008年12月31日,陈玉蓉的肝穿结果显示:重度脂肪肝,脂肪变肝细胞占50%-60%。这种情况,一般不适宜做肝捐赠。考虑到叶海斌病情危急、陈玉蓉救子心切,武汉同济医院为其进行了一次大会诊,最终设计了一种“折衷”的手术方案。移植手术中,叶海斌保留部分肝脏,陈玉蓉捐1/3的肝脏给儿子。

陈玉蓉

  这样,陈玉蓉的肝脏能够为儿子代谢掉体内的铜,同时,陈玉蓉体内的肝脏也基本能维持自身的需要。手术原定于2009年2月19日进行。就在手术前一天,陈玉蓉被主刀医生陈知水教授叫到办公室。陈教授告诉她,手术前常规检查中,叶海斌被查出丙肝。如果按照既定的方案进行,叶海斌留在体内部分肝脏,会把丙肝病毒传染到即将移植过来的母亲的肝脏,再次导致肝硬化,最终浪费母亲的肝脏。基于这个原因,叶海斌的肝脏必须全部切除,母亲就需要切1/2甚至更多的肝脏给儿子。可是,母亲患有重度脂肪肝,1/2的肝脏不足以支撑其自身的代谢。无奈,捐肝救子的手术被取消。

  陈玉蓉为了完成换肝救子的心愿,患有重度脂肪肝的她开始了每天暴走10公里的减肥计划。在七个月时间里,陈玉蓉走破了四双鞋,以前的衣服也变得宽松了,体重从68公斤减到了60公斤,去医院一检查,脂肪肝居然完全没有了,这个结果让医生都觉得大为震惊。坚持七个月,暴走两千多公里,就为了今天。

  2009年11月3日上午,当陈玉蓉即将进入手术室时,亲友们都来到了她的床前,为她祝福。陈玉蓉的妹妹眼含热泪的说:“姐姐确实太伟大了,她盼的就是这一天,为了儿子捐肝救儿子。”陈玉荣的大嫂说:“我们都来给她打个气,来祝福她一下,希望她手术成功。”陈玉蓉的岳父说:“她每天只吃一点稀饭,有时肚子饿了也就忍着,或者只喝一点开水。有时也想吃点荤的,想吃点肉,用筷子夹起肉,想起儿子就又放下去,非常感人。”经过漫长的4个多小时手术,陈玉蓉割肝手术已经顺利完成。而陈玉蓉的儿子终于等来了继续生命的肝脏,并成功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

  为了给患有先天性肝功能不全的儿子捐献肝脏,患有重度脂肪肝的陈玉荣每天暴走10公里,在短短七个月的时间里她的脂肪肝竟然奇迹般的消失,医生连称“简直是个奇迹”。这是一场命运的马拉松,她忍住饥饿和疲倦不敢停住脚步。上苍用疾病考验人类的亲情,她就舍出血肉,付出艰辛,守住信心。她是母亲,她一定要赢,她的脚步为人们丈量出一份伟大的亲情。她用行为阐释了母爱齐天,获得了“暴走妈妈”的称号,感动了无数国人,当选2009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