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敬业奉献 桂希恩

2016-09-21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桂希恩:防艾勇士 艾滋病人的贴心人 

 

桂希恩 

  他是我国第一个发现艾滋病村的人;他是第一个把艾滋病人带回家同吃同住的医学教授;他是我国第一个接受基因工程干扰素注射的人,也是我国第一个使用基因工程干扰素的医生;他成为证实湖北省内有组织胞浆菌病第一人。他就是桂希恩,湖北武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艾滋病防治专家指导组成员。因其在艾滋病教育、预防、关怀等方面的卓越成就,成为贝利马丁基金会颁发的2003年度贝利马丁奖唯一得主。曾荣获全国卫生系统优秀留学人员、全国卫生系统模范工作者、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2004年度“感动中国”人物、湖北省卫生系统模范工作者等荣誉。 

  发现“艾滋病村” 

  1999年,一位来自河南上蔡县的实习医生程保印告诉桂希恩,村里很多人得了一种“怪病”,发烧、拉肚子,怎么也治不好,还有一些人因为染上了“怪病”而相继死亡,多年养成的职业敏感驱使桂希恩要去实地“看一看”。 

  这一年的6月,桂希恩来到河南,在当地一位医生的带领下,他第一次走进文楼村。这个村子里病人很多,而且这些人都卖过血。他抽取了11份病人的血样带回武汉。经过化验,其中有10份血样HIV(艾滋病病毒)呈阳性。这个结果令桂希恩感到非常震惊,同时也让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向当地的政府和卫生局作了汇报,希望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可是,两个多月过去了,都没有回音。心急如焚的桂希恩再次进村又抽取了140份血样,结果,血样中竟有一半HIV呈阳性。经过他的调查了解和核实,证实血站非法采血交叉感染导致了艾滋病的流行。他的检测结果也揭示了艾滋病在我国的一个重要传播途径———血液传播。 

  在那个谈“艾”色变的年代,桂希恩的行为无疑触动了当地一些人的利益。他被认为破坏了当地政府的形象,影响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桂希恩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必须依靠政府的力量。”1999年10月,桂希恩提笔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岚清写信,以真实的数据揭开了河南省的艾滋病问题。在得到中央领导的批示后,桂希恩为了艾滋病事业,为了那些他所牵挂的病人,就再也没有闲赋过。他以极大的勇气承担着一个普通医生身份以外的道德和责任。桂希恩被请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详细汇报了疫情的调查结果。李岚清很快作了批示。随后不久,中央派出艾滋病防治工作组来到文楼村。 

  在桂希恩等人的努力促成下,中国艾滋病第一村——文楼村受到全国的关注,并成为全国第一个可以接受艾滋病免费治疗的村子。 

  关爱艾滋病患者 

 

桂希恩工作照 

  桂希恩给艾滋病患者检查的时候是不带手套的。他说,正常的防护措施他是有的,他不戴手套,是因为他的手没有破损,给病人看病,是不会受感染的。他愿意跟病人做朋友,让病人和他之间没有隔阂。 

  2001年5月9日,程金、程雪梅、马强夫妇带着不满1岁的儿子来到武汉求医于桂希恩教授。他们都是借粮度日的艾滋病患者,来的路费都是桂希恩提供的。考虑到艾滋病患者如果住进病房可能会吓跑其他病人,医院将一栋闲置的旧房子安排给病人住,但是这种安排遭到了周围居民的强烈抗议。为让艾滋病患者享有平等的生命尊严,证明与艾滋病人正常的生活接触不会被传染,桂希恩毅然将5位艾滋病人接到自己家中,与他们同吃同住了5天。 

  那几天里,桂希恩每次为病人抽取血样都是在自己家里进行。他说:“在家里抽血是违反规定的,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艾滋病人抽血是件很危险的工作,一不小心扎在自己手上就有被感染的可能。虽然这种概率很低,但桂希恩也从不让助手抽血。有两次在为艾滋病人抽血时,桂希恩不慎将抽过血的针头扎在了自己的手上,他并没有慌张,简单处理后,又为下一个病人抽血。所幸的是,他并没有因此感染艾滋病。 

  唤醒良知 

  2013年12月1日,桂希恩教授赴京参加了由国家卫计委主持召开的防艾座谈会,向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汇报了艾滋病防治工作。座谈会一开始,刘延东首先点桂希恩发言,刘延东对桂希恩说,“我知道你的事迹,你在防艾工作中曾经也受到了歧视,甚至躲进了米缸……”,桂希恩笑着说,他当时并没有躲进米缸,只是躲进村民家中。 

  有人曾说过知识分子肩负着特有的社会责任,是社会良知的代言人。桂希恩正是这样做的,他将目光投向了特殊的群体,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唤醒了社会良知。他用生命求证科学,用爱心医抚病人,用真情感动社会,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了中国防治艾滋病事业的发展;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一个医生对国家和社会应该担当起的责任,他是社会的楷模,是当代医务工作者的杰出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