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诚实守信 徐本禹

2016-09-21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徐本禹: 为山区孩子带来春天

  徐本禹出生于山东聊城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1999年,徐本禹考入华中农业大学。在大学里,徐本禹利用自己的奖学金和生活补助一共资助了5名学生。2003年7月,在考上华中农业大学公费研究生的情况下,徐本禹放弃读公费研究生的机会,去贵州山区支教两年。2007年1月,徐本禹赴津巴布韦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海外志愿服务。徐本禹还参与了北京奥运会、深圳大运会等大型赛会的志愿服务。他曾被授予2004年“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全国十大社会公益之星、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中国十大杰出志愿者、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金质奖章、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改革开放30年中国教育“时代人物”、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荆楚人物、“山东省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提名奖等荣誉称号。

徐本禹

  “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你的手”

  徐本禹的童年记忆里经常听母亲提起这样一件事:有一次家中没有钱买粮食做饭,是去邻居家借了2元钱才渡过难关。母亲的话让徐本禹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你的手!徐本禹说是母亲的善良给了他最早的助人精神教育。

  大一上学期,徐本禹拿到了他在大学的第一笔勤工俭学工资,虽然只有很少的50元,但是徐本禹却把其中的43元捐给了山东费县一名面临辍学的小学生孙珊珊。感恩的闸门打开后就再也没有关闭,第二学期,学校发给徐本禹300元特困生春季补助,徐本禹只给自己留了100元,其余的全部捐给了“保护母亲河”的活动。

  2001年12月的一个星期六,徐本禹像往常一样去汉口做家教。就在课间休息时,徐本禹随手拿起了桌上一份《中国少年报》浏览,报纸上一篇题为《当阳光洒进山洞》的文章,深深吸引了他。“当阳光洒进山洞,清脆的读书声响起,穿越杂乱的岩石,回荡在贵州大方县猫场镇这个名叫狗吊岩的地方。这里至今水电不通,全村只有一条泥泞的小道通往18公里外的镇子,1997年,这里有了自己的小学——建在山上的岩洞里,五个年级146名学生,三个老师……”读着读着,徐本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这次的眼泪,竟是之后他收获的无数眼泪的开始。

  徐本禹决定要用自己的方式帮帮这些山洞里的孩子。不久,一支由五人组成的“暑期支教团”成立了,徐本禹任团长。他开始在学校里为岩洞小学募捐,号召大家和他一起利用暑假时间到贵州支教,“给孩子们带去一些希望”。

  来不及收拾行李,徐本禹就和同学们赶往了岩洞小学,然而眼前的一切让徐本禹惊呆了,岩洞里的教室仅仅是用两堵一人高的墙隔开的,中间是过道;学生上课使用的黑板是用两根棍子搭在岩洞上的木板,屋内没有照明,从黑乎乎的洞里仅能看到一小块天空……学校条件如此,学生的状况更不容乐观,他们不会唱国歌,也听不懂普通话,学习成绩更是很差。

  二十多天的社会实践一晃就结束了,因为要准备考研,徐本禹决定回学校。“要走的时候,孩子们都很舍不得,我也是。”徐本禹说。“他们不停地问我‘徐老师,还回来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觉得没办法拒绝。”看着孩子们一双双纯净如山泉、明亮如水晶的眸子,眼神中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和对外面精彩世界的憧憬。徐本禹感到自己有一种无法回避的责任,他大声告诉孩子们:“明年我毕业了一定回来教你们!”

2005年,徐本禹在贵州省大方县大水乡大石小学支教。

  为了孩子们的“春天”

  经过近一年的准备,徐本禹终以372分的高分考取了本校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还没等同学们来祝贺,徐本禹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决定:放弃攻读研究生的机会,去岩洞小学支教。

  有人说徐本禹应该改名叫“汝本愚”,因为这样做太愚蠢。国家培养一个本科生的成本需要4.5万元,这还不包括学生家庭的投资。回报社会的方式有很多,可是他却选择了性价比最低的一个方式。

  徐本禹回到了狗吊岩,他说:“我记得当时在岩洞小学的时候,有一次走进教室,就看到黑板上歪歪斜斜写着几个字‘我发现了春天’我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写的,但是我当时就哭了,我就在想‘孩子们的春天’在哪里呢?”“我一定要帮帮他们!那时,我第一次有了毕业后回来支教的想法”。即使时隔数载,徐本禹在说起当时自己的决定时,眼神中依然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为了孩子们的春天,也为了自己的承诺,徐本禹回来了。当徐本禹决定放弃学籍去支教的事在华中农大传开后,很多人为之感动并主动追随。学校为此破天荒地做出一个决定:为他保留两年研究生学籍。

  2003年7月16日,徐本禹带着3000册图书和7名志愿者再次回到了狗吊岩。然而他却不知道,无尽的孤独和寂寞,难言的艰难与困苦正在不远处等着他。

2007年,徐本禹在非洲津巴布韦进行为期一年的海外志愿服务。

  一个孤独的坚守者

  2002年暑假在狗吊岩支教时经历的痛苦,曾让徐本禹觉得“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困难能压倒我了”。然而正式支教后,所遇到的困苦还是超过了他的想象。

  尽管自己也是苦孩子出身,但是这里的苦还是有些难以承受:粗糙的玉米渣和酸菜汤是一天的主食,缺油少盐,难以下咽,不时还有苍蝇掉进碗里;晚上睡觉时不时有跳蚤和臭虫往身上爬,咬得人浑身疙瘩,无法入睡。此外,还有在这差异巨大的周遭环境里长期生活造成的心理和话语的障碍才是最让徐本禹痛苦的,甚至很难融入。

  “狗吊岩是一个几乎封闭的‘孤岛’。这里不通公路、没有电,更别说电话,寄一封信要跑18公里崎岖的山路,我那时只有通过写日记和一遍一遍地翻看照片来排解寂寞,当时最多的时候一天写7封信。”徐本禹对记者说。

  在狗吊岩,徐本禹一周要上六天课,一天上课时间达到了8小时。徐本禹负责五年级一个班,除了教语文、数学外还要教英语、体育、音乐等。由于信息闭塞,学生不了解外面的任何东西,一篇200多字的文章出现20几个错别字是很正常的现象。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所岩洞中的小学因为徐本禹的坚持,有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孩子们可以听懂普通话了,甚至可以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与人交流。来上学的学生也多了起来,原来只有140人,现在超过了250人。最重要的变化是唤起了村民对知识的重视。

  “志愿服务,我将一如既往”

  2005年9月,徐本禹结束贵州支教,返回华中农业大学继续研究生的学业。徐本禹和志同道合的大学生一起成立了“红杜鹃爱心社”,意在吸引更多社会力量关注帮扶农村教育。随后41位学子从徐本禹的手中接过爱心接力棒,为大山深处持续输入新鲜的气息和爱的教育。

  在徐本禹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青年成为无私奉献的志愿者。志愿服务的旗帜已经在中国各地飘扬。

  在志愿服务这条路上,徐本禹表示“我会继续做志愿服务,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