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诚实守信 易勤

2016-09-21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易勤:智障员工的“助残犟妈”

  在湖北武汉,有一位柔弱的女企业家,苦苦支撑着一家小规模的福利企业——12名生产员工,全部是智障。她扶危助残9年,一诺千金,不抛弃,不放弃,纵然举家负债终不悔;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她坚持诚信经营,生产出优质的良心食品,用心血和汗水维护食品安全生命线。

  她,就是被人们亲切称为“助残犟妈”的武汉市东方红食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易勤。

易勤

  诚信犟妈 坚守良心助残9年

  易勤的公司创建于1997年,刚开始,厂里的40多名员工都是健全人,经营效益一直不错。2000年,“东方红”成了福利企业,开始招收智障职工。

  由于智障员工生产效率低下,很少有企业愿意收留他们。易勤不放弃,不舍弃,手把手地交,一遍遍地讲,嗓子哑了,腰也驼了。付出终有回报,经她教出来的孩子生产的食品,经检验部门检查全部合格。但也是由于效率低下,公司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亏损。易勤只得变卖房屋填补亏空,用于原料购买和工人工资发放。

  “犟妈”易勤有一颗善良的心,在“东方红”,有条不成文的规定,这里禁止说“苕”,不能说别人“不清白”,这是为了不伤智障员工们的自尊。“他们虽然智力只相当于小孩,但都是有自尊的人。有时候管教他们,只用说一句话就行——不听话就回家!因为谁也不想回家,在这里,他们能找到可以交流的同伴,能从劳动中感受到自食其力的自豪,感受到被重视,被需要的快乐,找到别的地方找不到的归宿感。”易勤说。

  现在,公司里除了经理易勤和她的丈夫刘宏涛、女儿之外,其他12名员工中,1人是肢残,11人是智障。

  尽管“东方红”的经营艰难,但每月20日前后,员工们总能按时领到工资。除了每周双休,大家还享有春节、暑期两段长假,在这期间,大家的工资福利分文不少。

  诚信厂长 爱心产出纯净食品

  近些年,“毒大米”、“毒奶粉”、“苏丹红”、“瘦肉精”等层出不穷,让食品安全如临大敌。

  智障员工们的智力仅相当于几岁的儿童,劳动效率大概只有健全工人的五分之一,带领这样一群特殊工人,生产出品质优良的产品,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员工们进入车间后,易勤要把每人要干的活一样一样安排好,否则很多人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就连洗手消毒、拖地、封装这样的事,易勤也要喊着“一二三四”,配合肢体语言手舞足蹈地示范,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位保姆或幼儿园教师。由于长年用嗓过度,她的咽部长满了息肉,声音长期嘶哑。为此,她特地配了一个扩音器,上班时就斜挎在身上。

  “洗手消毒说五遍就是五遍,从不打折扣。换完工衣,两工友之间要互相摘掉对方身上的细小纤维和毛发,半根头发都能发现。”在易勤眼里,这些智障员工虽然接受能力差,生产效率不高,但他们心思单纯,是非分明,更不会投机取巧,有时比健全人还可爱。一旦训练出来之后,做起事来个个一丝不苟,一举一动都齐整规范,如今,一等品由原来的23.5%上升到99.7%。十几个伢包的产品看不出丝毫差别,每箱产品打开后你会惊奇的发现,连中英文的朝向都是一个方向。一位食品监管干部说:这个厂多少年了,随时来,都经得起检查,没有几个企业能做到!

  “虽然连年亏损,但从没有想过在产品质量上动歪脑筋。从做老板赚钱的角度看,我们是败了,但是论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我们胜了。”历经企业发展的风风雨雨,易勤夫妇平静地说。东方红食品厂挂满了各种荣誉。智障员工最看重的,是一块“食品安全示范企业”奖牌。一家著名连锁超市采购部的彭经理与该厂已有近十年的业务往来。他介绍,全省600个销售网点中的400家都销售着东方红出的产品,产品销售最高峰时一个月能销售350件左右,不少回头客都是冲着东方红的品质和信誉。

  诚信公民 奉献创造和谐安宁

  与其他工厂不同,东方红食品厂每年有两次“家长会”,已经坚持举行了7年。通报工人工作情况,听取家长建议,搭建沟通桥梁,是家长会雷打不动的主题。

  10几名智障员工的家长均对易勤充满感激,他们说,“犟妈”的义举,不光解决了孩子们的就业难题,更帮助了他们的家庭,“为社会和谐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到东方红食品厂工作前,残疾员工徐丰没少受欺负,脾脏都被人打破了。在易勤那里,徐丰获得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尊重和包容。母亲周女士在发言时感慨,多少次徐丰不懂事地与易勤争吵,但易勤从不责难埋怨,像母亲一般无私待他。“我们不指望孩子赚钱,但他们有了工作,这就帮助了一家人,拯救了一个家庭,也给社区带来了安宁。”

  36岁的黄佳玮,曾在一家洗车店打工。有一次在工作中不小心从高处摔下来,多处骨折。老板没有任何赔偿,反而扣发了当月工钱后把黄佳玮开除了。黄佳玮的父亲带着他上门说理,老板叫人将父子俩赶了出来。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家里有一个智力障碍患者,就意味着这个家庭要承受着歧视、背负着包袱,而这个患者如果无事可干,更可能会成为家庭、社区乃至社会的不和谐因素,这反过来会更加加重家庭的负担。

  易勤的食品厂被媒体报道后,不断有残疾孩子的家长打电话给她,希望能够把孩子送到厂里工作,联系电话记录了厚厚的一本。“残疾人尤其是智力残疾人找工作困难、受歧视,父母也承担着很大的社会压力,帮助一个残疾人就业其实拯救的是一个家庭。”易勤一直记挂着这些从未见过面的孩子,努力让东方红给更多的残疾人提供就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