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长江汉水畔的大爱与感动 武汉迈向志愿者之城

2012-09-07 中国文明网武汉站 字号:[][][]  转发


  编者按:武汉是一个从来都不缺乏爱心的城市,在四年前的“5·12”地震后,来自长江汉水畔的志愿者,背起行囊,踏上西行之路,在千里之外的地震灾区留下点滴爱心和温暖。今天,我们仍未止步——

  ●瞒着岳父 挤6.5万做雕塑

  汶川发生地震当天,电视上灾区画面呈现在袁俊华眼前时,天天和孩子打交道的他被刺痛了,连着两三晚辗转反侧睡不着。

  索性把这种刺痛具体化!长于陶艺的袁俊华决定制作雕塑并捐出去,以此来纪念这次灾难。三十多张雕塑草图,最终敲定了这样的图景:一只眼睛定格于14点28分,周围三十二双手紧握托起这只眼睛,顶部犹如雄鹰展翅般的双手给人以生生不息的向上力量。

  2008年5月16日,袁俊华试着用陶泥做起了小样。5月24日,他拿着小样找到专业制作公司,但费用不菲。制作费、材料费算下来要花掉6.5万。

  这么多钱从哪儿出?跟妻子商量后,袁俊华决定从岳父母的购房款中挤出一笔钱,他悄悄地“挪用了”这笔钱。直到后来他的事情见诸媒体,蒙在鼓里的岳父这才知道购房款被“挪用”了。2008年7月份,名为《真情撼国》的雕塑出炉。

  ●两次赴川 《真情撼国》安家汉旺

  “爱要从小时候开始润色,我还是希望把雕塑放到学校。”在北川,曾经阳光的大男孩因为地震右腿高位截肢而变得沉默寡言,看到的这一幕让他更加坚定要让雕塑安家学校,以物载情,帮助孩子走出阴霾,让文化、历史得到最大的传承。

  又等了一年,袁俊华得知由本报联手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参与援建的武汉晚报·车都希望小学即将落成。经过多方奔走,他的雕塑可以安家武汉晚报·车都希望小学!

  2010年4月,他把《真情撼国》层层包裹好,通过快递公司运往汉旺,自己也再次踏上去四川的路。当这座高2.7米,直径1.8米,重达300多公斤的玻璃钢雕塑稳稳当当落地后,袁俊华了却了一个心愿。

  ●不做参观者 梦想在汉旺开间陶艺馆

  《真情撼国》在武汉晚报·车都希望小学落成后,袁俊华没有离开,又做了一个半月的志愿者,为孩子们建了陶艺陈列室,把从武汉带来的冷军、李正文、邱玲等名家的陶瓷作品放了进去。

  课时不好安排,他就见缝插针,给孩子们讲陶艺知识。这群对陶艺不“感冒”的孩子,慢慢地对陶艺作品爱不释手。去年5月,他为孩子们带去了一箱彩泥,让他们亲手体验陶艺的妙处。

  “我还有一个梦想,把陶艺馆建到汉旺去,开展特色教育,帮助他们健康成长。”袁俊华坦率地说,他不愿只做个参观者,他希望给那里的孩子们带去实实在在的帮助。

  2008年汶川地震后,他挪用岳父母的购房款6.5万,制作雕塑《真情撼国》(见右图),送到武汉晚报·车都希望小学;给孩子们带去了名家陶瓷艺术品,并准备在那里为孩子们开设陶艺班……昨日,记者见到这位三次赴川的志愿者——崇仁路小学美术老师袁俊华。

  那些年,我们一起做志愿者——“5·12”汶川地震志愿者

  最热心——

  王静雯:不顾儿子中考震区播撒“大爱”

  王静雯是我市一家医疗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也是一名妇产科和美容外科医生。

  汶川地震发生后,40岁的王静雯想到“那边医生肯定不够用”,就到处找地方报名。周围的朋友听说她要去救灾第一线,纷纷劝她:“你这么忙,地震灾区又很危险,你为什么不直接捐赠点医疗物品?”王静雯却说:“看到那些从瓦砾里救出来的孩子们,作为一个母亲,不会不掉眼泪。虽然我为人妻、为人母、为人老板,但我更是一名有20年临床经验的医生!”当时她的孩子正面临中考,她也顾不上去照顾。

  “我们在那里十天,争分夺秒救治伤员,每天工作近二十小时,夜里累了就在地上睡一会”,回忆起在灾区的经历,她心有余悸,“当时又发生了6.0级的余震,地震波在背上滚来滚去,感觉死神就在身边”。

  最动人——

  董明:残疾的她送心理辅导到汶川

  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身为残疾人的董明拿出自己挣的500元钱捐给灾区。接下来一连六天,顶着高温、克服自身不能排汗的不适,董明划动轮椅和志愿者们到街头义务募捐,她还坚持要献血,最后献了100毫升。

  灾区伤员来汉后,她每天到同济医院陪护,一位7岁的“什邡小子”,在地震中失去了父母,一直不愿开口说话。得知消息,董明马上坐着轮椅前去同小男孩交流。在连续6天的陪伴及不懈努力之后,男孩终于打破了沉默。

  当看到电视里播放灾区急需专业心理辅导志愿者的消息时,辅修过心理学的董明说服父母,拿出自己的稿费,以及父母辛辛苦苦攒了三年、准备给自己治疗的1万多元钱,和父母一同奔赴灾区第一线。为伤员和小朋友送去了精神的慰藉,她的父母则在医院做护工、搬运工。

  最无私——

  胡志丹:关掉自己的诊所去救灾

  在团省委组织的第一批赴地震灾区的医疗队员中,胡志丹是年纪最大的一个,如今她已年近六旬。胡志丹自己经营着一家诊所,收入不错。当得知招募医护人员,她马上报了名。她的诊所里只有她这一名医生、另有一位聘请的护士,她走了诊所就无法经营。由于不知道要去多久,她把诊所关掉,去了地震灾区。

  在灾区,队员们考虑到她年纪最大,让她做些轻松的工作,可没过两天,她还是坚持要和大家做一样的工作。“她每天早晨起得最早,为我们队去领任务。”(记者 拱岩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