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人”沈胜文的战“疫”日记

2020-03-30  字号:[][][]  转发

  3月30日一大早,妻子照例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

  这是她画的第67个圈,标识丈夫沈胜文没有回家的天数。

  1月23日凌晨4点,睡梦中的沈胜文被电话惊醒。他来不及向妻子解释,便匆匆出了门。当天,武汉“封城”了!从那天起,妻子就没见到过沈胜文。

  沈胜文是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文卉苑社区民警。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沈胜文投身到疫情防控阻击战一线,成为辖区居民的贴心人、管事人。

沈胜文连夜帮助转运居民所需物资 图片来源:法制日报

  “群众信我,我得扛起危险”

  1月29日夜,沈胜文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疫情严峻,当天下午,武汉市公安局下达了紧急动员令,要求各派出所立即对接街道社区,协助转运收治隔离新冠肺炎确诊、疑似病患及密切接触者。百步亭派出所能抽调用于转运的警车只有两台。

  1月30日清早,沈胜文找到百步亭派出所所长陈端敏请战:“把我的私家车改成转运车,我来当司机,请组织批准!”

  沈胜文转运的第一个病患是位年过七旬的婆婆,由于担心被传染,家属不敢上楼。沈胜文二话不说,带着辅警林齐轩上了楼。

  老人正坐在客厅里,不时咳嗽。尽管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护目镜,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患者,沈胜文难免有些紧张。

  “警官,谢谢谢谢,你们辛苦了!”

  “婆婆,您莫客气啊,警察就是帮群众解决困难的!”

  “你是‘沈户籍’吧,穿着防护服不认得,听声音我就晓得!”

  “对,我是沈胜文,您放心,我们这就送您去看病。”

  听到老人辨出了自己的声音,沈胜文心里暖暖的。

  第二批、第三批……到次日凌晨0时30分,沈胜文小组共转运了5批13位病患。

  一连几天,每天都有大量“四类人员”需要转运。

  2月4日17时20分,百步亭安居苑社区干部来电:新冠肺炎患者的家属坚持不肯送医,社区干部上门做工作,被拒之门外。沈胜文直奔安居苑,经过两个多小时劝说,终于做通了思想工作。

  1月30日以来,沈胜文累计转运了近百人次。“我没想别的,我是个党员,得冲在前面。群众信我,我得扛起危险。”沈胜文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守住门,才能守住安全!”

  为阻断疫情蔓延,武汉所有住宅小区实施封闭管理。百步亭派出所要求社区民警全力保障小区封控,并组织警力下沉社区支援。

沈胜文在社区门口执勤 图片来源:法制日报

  2月17日,文卉苑社区内很热闹。门口,团购的居民正在领取蔬菜,一些老年人也出来晒太阳。

  “相对之前的‘转运战’,‘隔离战’任务更严峻,难度更大啊!”看到此情此景,沈胜文心情复杂。

  沈胜文和下沉社区支援的战友们不停地大声劝导。

  社区里阳光家园售卖蔬菜及日用品。一位居民购买鸡蛋时,因价格问题与工作人员发生纠纷,当场吵闹起来。居民们上前围观。沈胜文和支援民警立刻赶到现场维持秩序,将当事双方拉到一边劝说,又委托其他民警帮居民把鸡蛋和蔬菜送回家。

  一场风波总算平息。而沈胜文的嗓子也喊哑了。

  小区的封控值守仍在继续。一天中午,沈胜文得知,文卉苑45岁的精神障碍患者赵某离家出走,有人看到他手中还拿着一支小钢叉。家里只有75岁的老母亲,根本无力寻找。

  沈胜文一阵揪心。整个下午,他坐在视频监控前,一路追踪到堤角公园,进去了、消失了。

  沈胜文四处联系周边派出所、警务站,希望出现转机。

  次日18时,沈胜文他们终于在距离百步亭辖区1公里外的某小区附近找到了赵某。

  当晚,沈胜文再次来到赵某家。这次,他将准备好的蔬菜和生活用品放在门口。“一定让他按时服药,不要外出,有什么困难及时告诉我。守住门,才能守住安全!”隔着门,沈胜文叮嘱赵母。

  “我不去看看他们,心中不安”

沈胜文与社区居民交流 图片来源:法制日报

  辖区的困难群众,一直让沈胜文放心不下。

  文卉苑社区有15栋楼共3439户11043位居民,是武汉市最大的廉租房聚集区,低保户多、孤寡老人多、重症患者多。

  2月25日,沈胜文来到文卉苑105栋的阳爹爹家。

  “爹爹,一个人在家生活还好吗?”沈胜文边问候边把饭菜递到老人手上。

  “‘沈户籍’,给你添麻烦了,你不要再买东西来了啊!”阳爹爹用颤抖的手接过饭菜。

  “您视力不好,我还给您买了点面包、馍馍,这些都方便加热。”沈胜文轻车熟路地把食品放进冰箱。

  “我家这个样子,曾经想死了算了!可是孩子那么小,以后可怎么办。”老人说着,流下了眼泪。

  阳爹爹一家5口人,老伴和儿子、儿媳均因感染新冠肺炎住进了医院,3个月大的孙女寄住到亲戚家,家中只剩下患有视力残疾的阳爹爹一人。沈胜文得知后,自费购买了米面蔬菜、牛奶前去探望。2月9日起,阳爹爹的日常生活饮食全部是他提供。

  疫情发生以来,沈胜文逐一上门走访社区97名孤寡老人,为他们测量体温、消毒灭菌,还自费购买各类生活物资和营养品送到困难群众家中。

  “文卉苑里,这类独居老人多,他们平时就很孤独。现在更需要有人关心和照顾,我不去看看他们,心中不安!”那天,沈胜文在日记中说。

  百忙之中,沈胜文最牵挂的是妻子和女儿,他错过太多该给女儿的陪伴。

  “我们共同期待胜利的那一天,到时候,爸爸一定不会错过我们约好的踏青之行!”2月18日的日记里,沈胜文给女儿写了这段话。(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肖偲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