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夏这家人7人登记捐献遗体

2019-04-17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李才玲老人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海底。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名词:鲸落。一头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一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长达百年,这就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人体器官捐献,是奉献社会的华丽“鲸落”。

  江夏有一户人家,10年来热心公益,这家人的“主心骨”叫李才玲,在她的动员下,身边6人先后签下人体器官遗体捐献志愿书。

  李才玲今年78岁,是江夏区卫生健康局退休党员干部,热心公益,常常宣传遗体捐献工作。她经常说:“我还要继续动员周边的人,参与到这一公益事业中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儿子:别人会觉得我们不孝

  老人:可帮助需要的人,也减少你们的负担

  生于1941年的李才玲老人,因从事多年计生工作,对遗体捐献事业十分支持。1996年从江夏区卫计委退休后,经常资助贫困山区失学儿童。2011年10月,李才玲在报纸上看到遗体捐献的报道,经过深思熟虑,两天后她主动到江夏区红十字会领取了遗体捐献志愿者申请登记表,想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

  当儿女听说李才玲的这一想法后,都不同意她签这个协议。当年在部队服役的大儿子说:“我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事,这样做,别人不觉得我们做儿子的不孝顺吗?”为了得到家人的认可及配合,李才玲和3个子女逐个讲述自己的想法。她告诉大儿子:“人早晚要面对死亡,可如果没有意义地化为尘土,还不如把遗体捐献给需要的人,让自己的死亡变得更有意义。再说,这也减少了你们的负担。”

  在李才玲的说服、影响下,3个子女都同意了母亲的选择。2013年10月,李才玲签下了遗体捐献志愿者申请登记表,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

  亲友:不理解难释怀觉得不吉利

  老人:就想着为更多人延续生命

  签下遗体捐献志愿者申请登记表几天后,李才玲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7个兄弟姐妹(兄弟姐妹共9人,已去世2人)。当时他们不能理解老人的壮举。李才玲说:“我在报纸、电视上经常看到一些关于捐遗体的报道,也看到一些病患因为没等到合适的器官而遗憾离世,心里很不是滋味;看到通过移植遗体捐献志愿者的器官,不少患者重见光明,或生命得以延续,就想着自己百年后要把身上能用的器官都捐出来,为更多的人延续生命。”

  听了李才玲的这番话,她的亲家公孙长生、亲家母付书云对李才玲的想法十分赞同,2014年也办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2017年1月,孙长生老人去世,遵照老人生前遗愿,李才玲协助老人亲属捐献了孙才生的遗体。

  每次家庭聚会,李才玲都会宣传遗体捐献。最开始,遗体捐献很不被亲戚朋友理解,都觉得遗体捐献是个不吉利的事情,亲戚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李才玲并没有气馁,渐渐地,大家从不愿意接受,到愿意了解遗体捐献这一公益事业,这让李才玲非常欣慰。2017年,弟弟李才英、弟媳尹幼枝,理解了她当初遗体捐献的行为,想着捐献遗体是件好事,于是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

  刚开始,老伴熊正德对李才玲的行为很不解,毕竟传统思想的影响让他们这一代人对生死的话题依然很难释怀。但在李才玲的耳濡目染下,他也渐渐对器官捐献有了新的认识。熊正德告诉记者:“人死了之后,身体就没用了,反正化成灰,还不如捐献了,对科学有贡献,也减轻了子女的负担。”

  2017年4月5日,熊正德在李才玲的陪伴下,到江夏区红十字会进行了遗体捐献登记,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2018年,李才玲的妹妹也进行了遗体捐献登记。截至目前,一家7人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

  熟人:你图个什么?

  老人:不想无意义化为尘土

  不仅对家人和亲戚,劝说他们捐献遗体,就是对同事和邻居,李才玲也总是劝说他们捐献遗体。

  有些熟人对此不理解,见面问李才玲图个什么。李才玲总是坦然回应:“我总觉得人早晚都要面对死亡,可如果没有意义地化为尘土,还不如把遗体捐献给需要的人,为医疗教学、医学科研作贡献。同时,不让后事拖累子女,不给子女添负担增麻烦。”

  今年3月26日,李才玲在江夏区红十字会组织的遗体捐献志愿者座谈会上分享心得说:“死后不火化,把遗体捐赠给医疗事业做研究,死后继续为国家作贡献,是我多年前就有的心愿。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捐献遗体的开明思想,很多人因此能够得到器官移植,很多人能因此得救,很多疑难杂症能有标本实施研究,或许我们国家的医疗科技还能因此再上一个台阶。”

  怎样的一生才算有意义?生命的价值是什么?李才玲老人觉得:奉献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让生命在奉献中延续,是生命最完美的归宿!(长江日报 记者关晓锋 通讯员张春红 郭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