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暖新闻】12岁男孩独自在医院照看病重爷爷 乐观少年成家中顶梁柱

2018-08-22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爷爷患癌住院,孙子小英炜独自陪护照顾。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许多孩子的暑假,是父母的陪伴,是旅游和夏令营。而今年暑假在中南医院,一名12岁的小陪护在病房度过了他的暑假。爷爷患癌住院,孙子小英炜独自陪护照顾,洗衣,买饭,陪爷爷做检查,小小少年已俨然成为一个成熟的男子汉。

  12岁少年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12岁少年独自在医院照顾生病的爷爷,俨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7月18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放化疗头颈乳腺一病区,来了一位特殊病人。

  老人名叫陈仕球,家住湖北省蕲春县向桥乡杨垅村,刚刚查出鼻咽癌局部晚期。陪老人办完住院手续,儿子陈栋生便着急要走,留下12岁的侄儿陈英炜独自在医院照顾老人。

  见状,管床医生李铮忙叫住了他——患者住院期间,检查治疗都需要家属陪同,生活也需要有人照料,这些事情怎么能够都交给一个12岁的孩子?李铮没有想到,她这一问,竟牵出孩子一段不幸的身世。

  陈栋生说,自己兄弟姊妹三人,陈英炜是哥哥的儿子。2011年,大嫂离婚改嫁,哥哥因受不了这个打击,不久后精神便出现了问题。到了第二年春节前,大哥出门后再没回来,从此杳无音讯。

 

12岁少年陈英炜洗衣,买饭,陪爷爷做检查。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当时,7岁的小英炜读小学一年级,因家庭连遭变故成绩一落千丈,不得已留了一级。

  多年来,陈英炜就和爷爷奶奶、叔叔婶婶生活在一起。陈栋生坦言,他和妻子待小英炜视如己出,但因为家里比较困难,他们不得不长期在外打工贴补家用。反而是年纪小小的英炜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帮他们照顾爷爷奶奶和年幼的妹妹。

  7月18日,陈栋生从温州赶回来,将父亲送到了中南医院,恰恰就在这天,妻子在老家诞下小女儿。为此,办完住院手续,陈栋生不得不赶回家照顾刚刚分娩的妻子。照顾病人的重担,便落在了侄儿肩上。

  小小年纪独当一面照顾爷爷

陈英炜精心照顾爷爷,懂事体贴。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上午10点整,陈仕球的手机闹钟响起,这是他每天固定做放疗的时间。按照标准治疗流程,老人住院期间一共要接受31次放疗,目前已经做了25次。

  听到闹钟,陈英炜牵着爷爷的手来到放疗室,熟练地刷卡排队。当天病人比较多,到了11点多,看到前面还有十几个病人在等候,治疗有可能排到下午,陈英炜决定抓紧时间先把午饭吃了。

  十分钟后,陈英炜带着一份盒饭、一份包子和米粥回到病房,这顿饭一共花去了19元,差不多是食堂的最低标准。爷孙俩支起病床上的简易餐桌,面对面坐在床上吃完,接着小英炜麻利地收拾妥当,便又赶到放疗室外看“进度”。

小英炜将爷爷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陈仕球说,可能因为身世不幸,小英炜比同龄孩子显得早熟一些,也更加的懂事和体贴。从小学起,他就帮着大人扫地、做饭、照顾妹妹,还经常跟着爷爷奶奶下田干些农活儿。

  病区护士张西子说,每天早上6点多,小英炜就会带着饭卡下楼去,带着馒头和粥上来。病房盥洗室有个一米多高的洗手台,小英炜经常在这里将爷爷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送到走廊尽头的阳台晾晒。小小男子汉,让大家佩服不已。

  和陈仕球同住一间病房的陶先生,对小英炜同样赞不绝口,“这孩子懂事、能干,虽然话不多,但对人很有礼貌”。

  医院安排专人陪同爷爷检查

小英炜与医生交谈。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将一个12岁的孩子独自留在医院,医护人员起初是坚决反对的,但在了解到患者家庭的特殊情况以后,又给予了他们加倍的关爱。

  管床医生李铮说,老人住院期间需要做一次骨扫描,以排除癌症骨转移,在做完检查24小时内,需要和未成年人及孕妇保持1米以上安全距离,避免辐射影响。而小英炜形影不离地守在爷爷身边,为了节约费用,晚上就一起挤在病床上睡。

  为此,做骨扫描当天,李铮特地找陈仕球谈起了检查后的注意事项,提醒他减少与孙子的接触。当晚,医护人员在走廊上安排了一张床,爷孙俩分床而睡,这也是住院一个多月以来,小英炜唯一一晚不在爷爷身边。

  此外,现代化三甲医院高楼林立,而治疗经常要往返于不同楼栋之间,也使这个农村孩子犯了难。陈英炜无奈地说,碰到最大的困难是不认得路。怕爷孙俩迷路找不回来,李铮特地联系了医院支助中心,每每有检查或治疗项目,就安排专人陪他们一起去。

小英炜在医院边照顾爷爷边看书学习。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病区护士长黎轶丽有个儿子冬冬,与小英炜年龄相仿。怕小英炜每天守在医院枯燥无聊,她趁下午休班时,特地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出去玩了两趟,并从汉街文华书城买回书籍送给他。

  见孩子每天穿着两件洗的发白的衬衫,黎轶丽晚上7点下班后,顾不得家里还有个刚满周岁的“二宝”,跑到很远的儿童商城给孩子买了新衣服。

  治疗费让一家人一筹莫展

  9月1日,陈英炜暑假结束,就要到镇上的白水中学读初一了。为了尽快好起来,不耽误孩子的学习,老人对治疗高度配合,同时表现得非常坚强。

  李铮介绍,老人两年前就有一些端倪但没有重视,直到住院前几天,止疼药也控制不住疼痛了,才来医院看病。不幸中的万幸是,老人所患的鼻咽癌,5年治愈率可以达到80%以上。

陈英炜希望爷爷快点好起来。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她介绍,放疗后患者会出现口干、咽痛的症状,到了后期味觉发生变化,食物吃到嘴里是苦的。因此,一日三餐对正常人来说是美食,对鼻咽癌放疗患者来说,则是不得不完成的任务。很多患者就因为吃不下饭,只得靠打营养液保持体力,这意味着更高的费用和更多的并发症。

  陈仕球老爷爷表现得很坚强,即便感觉再不舒服,都会坚持按时吃饭,他的康复情况也比较理想。

  然而,治疗费缺口却让一家人犯了难。在接到一个老街坊电话后,陈仕球眉头紧蹙。

  原来,2017年年底陈仕球的老伴不慎摔断了腿,跟老街坊借了一万多元用于手术。如今,老伴尚在卧床康复,陈仕球又患癌入院,治疗费累计花去了近4万元。如今,老街坊家里遇到困难急需用钱,便打来电话询问。

  在电话中,陈栋生告诉记者,二老接连患病,治疗费中有2万多元靠东挪西借而来。面对如今出现的这个困境,他也一筹莫展。

  (长江日报记者武叶 通讯员杨丽丽 摄影:长江日报记者胡冬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