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辅导员千里赴传销窝点救出学生

2014-12-12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昨日上午,江汉大学文理学院一间办公室里,大四学生小俊(化名)紧紧拥抱辅导员老师刘超,连声道谢。十多天前,小俊还身陷传销陷阱,被困在山西大同一所民居内,失去人身自由。正是这位比他只大10岁的老师,及时发现了反常情况,并奔走千里,与民警配合将他解救。

  准确判断 学生“胡言乱语”定有隐情

  11月23日,江大文理学院机电与建筑工程学部的大四学生小俊,称家里给他安排了工作,拿着刚领取的就业协议就离校了,之后电话一直难以打通。“小俊怎么这么神秘,像失踪了一样。”寝室同学的疑虑,很快引起了院系辅导员老师刘超的注意。

  到27日,仍然没法联系上小俊,刘超意识到事情有些严重。“在询问小俊家长同学和班级辅导员后,开始有了一些线索。”

  刘超说,小俊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但他却打出过3个莫名其妙的电话:24日,小俊打给室友小丁问:“你爸爸最近工作怎么样?回来了没?”26日,小俊给女友打电话时,突然压低声音连说两遍“SOS”。27日,小俊给姐夫白某打电话问道:“白总,最近生意如何?”

  接到电话的人都莫名其妙,但继续询问时却被挂断。刘超仔细分析其中的疑点:小丁父亲今年曾陷入一传销组织,小俊询问小丁的父亲是否另有涵义?平常小俊一直称呼姐夫为哥哥,为何改口叫白总?对女友发出“SOS”,是在求救吗?

  刘超随即向学院领导汇报了情况。“小俊很可能身陷传销窝,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在学院领导办公室一番分析讨论后,大家得出初步结论,并在学校所在地报警,同时联系了小俊的家长,商议设法营救小俊。

  主动请缨 出发前设计三套营救方案

  小俊身在何处?11月27日,武汉警方通过火车票、手机信号等定位,很快发现小俊在山西大同,并锁定详细地址为大同市某条街道。校方和小俊的家人约定,一起到山西去寻找小俊。

  “让我去吧,我是他的辅导员。”28日上午,刘超找到学院党委副书记易凡主动请缨。刘超的举动让同事们很吃惊,辅导员曾鹏告诉记者,32岁的刘超一向温和文静,小孩只有三岁,是个标准的“奶爸”老师,有一次和同事出去玩,买了票却连过山车都不敢坐。

  面对这样有风险的行动,学院领导也有些犹豫。但刘超说,自己擅长做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又是分管小俊的院系辅导员,比其他辅导员年龄稍大。

  最终,校领导被说服。为安全起见,武汉警方也决定派干警熊洪平一同前往。

  由于传销不同于一般刑事案件,目前也没有切实的证据表明小俊人身安全受到侵害,很难要求当地警方强行解救。大家只能一起商量怎么智取。

  刘超综合大家的观点,梳理出了三套营救方案:方案一是让小俊假装生病就医,老师和警方蹲守医院警务室伺机营救,缺点是容易被传销头目识破;方案二是由刘超假扮小俊的同学,以求介绍工作借口混入传销窝点,但这样危险性很大;方案三是让小俊的二姐夫假装出差路过大同,送零花钱给他,诱出传销人员。

  最终,学校与武汉警方商议后,决定采用第三套方案。

  精心准备 劝学生家人放下带来的刀

  11月29日凌晨4点,刘超和熊洪平警官抵达大同,碰上当地今冬第一场雪,火车站外白茫茫一片。刘超直奔警方定位的小俊所在街道。

  当天凌晨,小俊的两位姐夫和姐姐们,也从外地赶到了大同。在酒店碰面后,小俊姐夫拿包找东西时,细心的刘超发现,包里竟有4把菜刀。

  “他们的计划是万一传销头目不放人,就直接跟他们动武抢人。”刘超吓了一跳,赶紧和随同的警官劝说他们不要冲动,万一动起手来非死即伤。

  刘超一席话,让小俊的家人冷静下来。“说服他们时,我腿都在发抖。”刘超说,长这么大他从来没和别人打过架,更别说和人拿着菜刀去谈判。

  为保证计划成功,刘超与小俊的家人再次商议了行动细节:事先在酒店定下两间相邻的房间,由小俊二姐夫以送钱为由将其引到酒店,安排一个人在酒店外盯梢,如果“押送”小俊的传销人员较多,就留守二姐夫一人在房间,拖延时间,联系当地警方支援;如果“押送”的人较少,大家就集中在一个房间,直接控制传销人员。

  当天上午,联系上小俊后,他没有当即答应出来,只说过一会儿回话。半小时过去了,仍没有音讯。姐夫再次打电话催促:“钱留给你,我就要走了,单位还等着回去处理事情呢。”小俊终于答应出来见面,并约在酒店碰头。

  收网行动 率先冲上去扑倒传销人员

  上午11点,楼下盯梢的人发出信息,小俊出现了,被两个年轻人“押”着。

  楼上的刘超和熊警官立即藏进小俊姐夫的房间。等小俊等3人一进门,藏在墙角的刘超立刻将门反锁,迅速冲上去扑倒一名传销分子,另一个传销人员也被一旁的民警扑倒在地。家人们一拥而上护住了小俊。控制住局面后,回过神来的小俊,抱着刘超的胳膊,痛哭起来。

  原来,骗小俊去山西的,是他的初中同学,也就是“押”他去宾馆的两个年轻人之一。小俊昨日告诉记者,他一到山西就被传销团伙控制,住在一栋民房里,每天吃萝卜白菜,除睡觉外时刻都有人监视,一次门都不让出,根本不可能逃跑。“被困一周,我只能借打电话要钱时发出求救暗号,没想到老师、警方和家人,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

  小俊重获自由后,和家人去了一趟北京,前几天才回学校。同学们这才知道刘超的英勇表现,赞叹不已。熟悉他的同学却说,平日里刘老师就喜欢跟学生们打球、聊天,打成一片,这次学生出现危险时他能挺身而出,也不觉得意外。

  江大文理学院院长邵红表示,近几年不少传销组织盯上了大学生、特别是毕业生,学校也一直注重学生的防骗教育,希望小俊的这次遭遇能再给大家提个醒。

  对话刘超

  看到学生那一刻我就忘记了害怕

  昨日,回忆起救学生的过程,刘超仍心有余悸,特别是最后那英勇一扑。“在屋里等传销人来时,我怕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那么冷的天,额头竟然满是冷汗。但看到学生的那一瞬间,我就忘记怕了,我就是专门来救学生的。”刘超笑着说。

  记者:你出发前告诉妻子了吗?

  刘超:定下来后才跟她“汇报”。她起先不理解,我做了好多工作。后来,她为了让我没有后顾之忧,还特地把母亲请来家里照顾小孩。但直到现在,我也没告诉外地的父母这件事。

  记者:如果当天营救失败怎么办?

  刘超:出发前我们一直在做行动方案,即便是到了山西我们心里也没底。不过我的计划是尽最大可能找到学生,如果当时诱导传销人员到酒店的计划失败,我准备蹲守在酒店附近一两个星期,逐一排查,也可能查到线索。

  记者:这次行动最紧张的是什么?

  刘超:在大同时联系当地警方,得知很多传销组织十分猖狂,甚至直接与警方冲突。所以当我们成功后,当天就乘车返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