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一城好人

[媒体暖新闻]武汉的哥有本“拾物登记册” 见证上千暖心事

2018-06-05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他们每月不过几千元收入,面对上万元的乘客失物却不私贪;除了一面面乘客送来的锦旗,他们从不收失主额外的奖金。谁捡了什么东西,谁又找到了哪个失主……这些工作中的日常小插曲,成为的哥之间引以为傲的谈资。一叠装订简单的“拾物登记册”,记录下武汉市新洲区一群暖心的哥十多年坚持不断的“拾金不昧”故事。

的哥展示“拾物登记册”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乘客捡到万元钱包他拒绝瓜分

  “把这笔钱平分了,相当于你多干了几个月。”面对乘客提出的诱惑方案,的哥李志超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2016年大年初二的中午,李志超在城区拉了一个妇女和小孩到车站,俩人下车后,将布包落在了后座,李志超并没有发现。等到下一个男性乘客上车时,留意到这个布包,并发现布包里的现金。

  李志超通过后视镜,看到这名乘客眼神飘忽,双手正在悄悄翻动布包,并从里面掏出一叠钱放到自己的口袋。机敏的李志超当即提醒对方,这是之前乘客的失物,不要翻动。

  面对李志超的警觉,这名男子先是假装没听明白,等李志超描述了失主的情况,并声明公司的管理制度后,这名男子又试探性地提出,可以两人对半分了包里的钱,等失主找来时候他再假装没看到。但李志超没有同意,而是掉头把车开回了出租车公司。

  “这名贪财的男性乘客,到出租车公司后,仍然坚持要见者有份。”新洲东方红小汽车客运服务有限公司经理胡春华告诉记者,李志超捡到的这个钱包里有几万元钱,当天失主就找到公司并认领了这笔钱,原来这笔钱是母女俩从亲戚家借的,等着看病急用。

  焦急的乘客成功找回5张空白纸

  后座上遗留乘客的几张空白纸,是随手扔掉,还是送回公司登记等失主来找?的哥刘宏喜习惯性地选择了后者。

  2017年12月30日,的哥刘宏喜像往常一大早就发车去接客。早上八点,刘宏喜在新洲区文昌大道附近接到一名女乘客送到附近,乘客下车后,刘宏喜从后视镜看到后座有一叠红色的A4规格的纸张。

  刘宏喜赶紧下车,从后座取出纸张,抬头张望却不见了之前乘客的踪影。刘宏喜翻开几张红色的纸张,试图查找失主的信息,却发现都是空白页。

  虽然是几张空白纸,刘宏喜还是像平时一样,顺路把物品送到了公司的办公室,并登记在拾(失)物登记册上。不久,一名姓王的女士就把电话打到了出租车公司,得知的哥捡到了这几张空白纸并上交到了公司,王女士连声说感谢。

  王女士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有些感慨。“这几页空白的红纸,看上去和普通纸张一样,其实是定制的,有特殊的用途和意义。”王女士说,她还担心司机当作废纸给丢弃了,没想到完好地保存并归还给了她,让她十分意外。

“拾物登记册”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路边捡到小孩后代管一天

  近三年来,的哥王得意捡到的手机、钱包等贵重物品不下50件,而让他印象最深的是2016年,他在跑车的路上捡了一个小孩。每每提起此事,身边的那些的哥们都对他竖起大拇指。

  据王得意回忆,2016年上半年的时候,一天早上5点多,他接到一名乘客到新洲区文昌大道附近,快到乘客下车时,王得意看到马路花坛边上有个小孩在哭。“我当时往前走了几百米,等乘客下车后,掉头往回走,发现这个小孩还在路边,一边哭一边在马路上走动,十分危险。”王得意随即把车靠路边停下,询问孩子的情况。

  因为小孩只有两岁多,也记不住家庭住址,王得意把他放在副驾驶的位置,在文昌大道转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孩子熟悉的家门。王得意把电话打回出租车公司,公司经理胡春华建议他先去附近的邾城派出所报案。

  在邾城派出所,小孩看到警车吓得不愿下车,躲在出租车上。派出所值班人员为王得意做完笔录后,协商他暂时将小孩带回家托管,等到家长报案后再联系他送还小孩。

  王得意笑着说,他和派出所的人员比较熟,索性捡人捡到底,他在附近超市买了牛奶、零食,让老婆请假待在家,帮忙看小孩。“当天晚上,孩子的父母才来把孩子接走。”公司经理胡春华告诉记者,经过了解,孩子家住文昌大道附近,父母一早出门开长途汽车,奶奶独自带孙子出门时跟孙子走散了,也不敢告诉子女,自己在社区找了一天,等到晚上儿子媳妇回来才跟着去报警。

  一家人找到了走失的孩子,专门为王得意送来了锦旗。王得意笑着说,捡到小孩后代管一下不算什么,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雷锋车”的哥,他得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荣誉。

  的哥们一年拾物近百件

  今年43岁的张际前,是一名退伍军人,开出租车11年来,捡了多少乘客的物品,他已经记不清楚。“有时候捡到乘客的物品,乘客联系我就送过去,暂时每人来联系的就拿回公司登记。”

  2017年11月的一天,张际前从新洲区老车站送一名乘客到新洲区东北边的马畈村,把乘客送到村里后他回到城区,已经是晚上九点,这时他听到后座有一部智能手机的响铃,接听后得知是刚刚那名乘客落下的。

  “对方非常焦急,我赶紧把车掉头,又往村里跑了一趟。”张际前说,当他把手机送还给失主的时候,对方执意要付一笔辛苦费,他没有要,只按照行程表收了一点车费。

  在拾金不昧的过程中,张际前也曾遭遇过乘客的不信任。几年前,张际前在东街菜市场附近接送母女两名乘客,俩人上车后女儿嘟囔了一句“这是谁的钱包?”结果母亲马上示意女儿不要出声,发现异样的张际前随即提醒这名妇女,后座的钱包是之前的乘客遗失的,他会上交给公司,归还失主。

  这名乘客并不相信,一定要跟着他到公司看看。等她跟着到出租车公司,看到张际前在一叠拾(失)物登记册上记录了钱包里面的信息,才悻悻地离开。

  公司经理胡春华介绍,每年的哥们拾金不昧近百件,为了鼓励的哥发扬拾金不昧的精神,公司年底都会评选一批“拾金不昧”先进个人,颁发荣誉证书和奖金。可惜的是由于之前公司搬迁办公地址,遗失了前些年的拾(失)物登记册,目前保存完好的是近3年的信息。胡春华表示,在的哥们捡到的物品中,还有大量物品亟待认领。(楚天都市报 记者周治涛 通讯员陶火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