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课本游中国”把祖国山河变成一本教科书 - 武汉文明网

“跟着课本游中国”把祖国山河变成一本教科书

2018-05-16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二十年来,武汉市中小学生“跟着课本游中国”夏令营已成为几代武汉孩子的暑期记忆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用脚步丈量知识的宽广

  二十年前,武汉市敢为人先,全国首创由地方教育部门组织举办规模化夏令营活动;

  二十年来,每年一度的夏令营在组织、运转等方面始终追求卓越,创下运营至今无一例安全责任事故的纪录;

  2018年,武汉市中小学生“跟着课本游中国”夏令营进入第二十个年头。迄今已有22万武汉中小学生从这里走向秀美山川,开阔视野、放飞身心。

  这一中国夏令营的“武汉模式”,也因广受学生、家长、学校多方的信任和欢迎,影响力逐步走出荆楚,辐射全国,让更多孩子从中收获欢笑和成长。

  一封家长来信改变武汉娃的暑假

  这一切还得从20年前的一封普通的家长来信说起。

  20年前的一天,一封家长来信摆在武汉市领导的案头:“希望教育部门能把放假在家的孩子组织起来,帮助他们实现愿望,以解除我们家长的后顾之忧……”

  家长来信让大家认识到:在学校教育之外,迫切需要一种新的教育形式来满足孩子们的身心需要。由此,组织暑期夏令营活动被提上了教育主管部门的议事日程。

  从1998年首办夏令营开始,武汉市教育局不断探索举办方式。对比教育局单独组织与旅行社合作承办的成效,武汉市教育局感到应由“专业人来办专业事”,并最终确立了教育局主办、旅行社承办、家长自愿选择的夏令营模式。

  时间检验,证明这种模式专业而高效。每年夏令营参与人数多,时间集中,活动密度大,但在这一模式下,三方“各司其职”,每年都能顺利地带领上万名营员度过一段难忘的快乐时光。

  如今,武汉夏令营对中小学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青山区钢城十七小学一名教师说:“现在不需要作动员,孩子们都主动报名,还有些学生很早就在询问夏令营的消息。”

  统计显示,二十年来,武汉有230所中小学校参与夏令营活动,市教育局策划超过60个教育主题,活动人次超过100万。

  二十年来,夏令营背后的“较量”从未停歇

  这一连串数字,是夏令营多年来的成绩小结。成绩背后的努力,这么多年来,一刻也没有停息。

  当时全国还没有由地方教育部门组织举办规模化夏令营活动的先例。夏令营活动规模大,对象都是未成年人,不但安全风险大,还涉及到收费,容易引发非议甚至投诉。

  “每次夏令营的准备过程,就是跟地接社、景区、营地、车队等等方面不断‘较真’的过程”,参与夏令营线路设计工作超过7年的武汉武大旅行社工作人员杨丹丹介绍:按规定,夏令营活动中的每一条线路都必须经过五次以上的实地调研、评估和验收,教育部门、承办旅行社和学校代表都通过的线路才得以推广执行。这种严格的工作规范,让每次夏令营的目的地接待方“叫苦不迭”,今年西安夏令营的接待方西安春秋国际旅行负责人认为:“我们每年也接待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夏令营,可像武汉这样,每道营员餐要品尝,营地房间里的开水壶、防滑垫都有细致要求的,绝无仅有。”

  夏令营三大目标“平安、快乐、收获”,平安永远在第一位。近三年来,每年参与夏令营的工作人员超过500人,所有人都必须参加安全培训。负责夏令营辅导员培训的武汉武大旅行社师资中心负责人谷音称,今年的大学生辅导员报名人数超过1000人,通过面试的500位大学生需经过30课时的培训和考核,合格后他们不但参加过2次以上的研学旅行接待工作,还要完成10课时的夏令营专业培训,其中安全员还要接受急救训练、防暴恐训练等专项培训,“我们的辅导员曾戏称,考上夏令营安全员的难度跟考研差不多。”

  把祖国山河变成一本孩子爱看的“教材”

  “夏令营的目的之一是将童趣还给孩子,但又不能仅仅追求快乐”,武汉市教育局认为:“武汉模式夏令营的本质是教育,这种教育是在集体旅行的过程中通过体验来实现,是对课堂教育的补充和契合。”

  对于孩子来说,没有作业,只有伙伴,一路上奇山异水、风景名胜相伴,足以让他们欢呼雀跃。但对于夏令营产品的设计者来说,“要把名山大川和名胜古迹变成孩子爱看的教材,才能实现‘跟着课本游中国’的真正意义”。

  围绕“跟着课本游中国”,武汉市共推出60个教育主题,与课本紧密联系,同时也具备趣味性、实践性、参与度,寓教于乐。

  在夏令营的行程单中,不但会列出孩子出游地点的相关课本链接,还会推荐阅读有关书目。在学习、体验,再阅读的来回中,知识会变得立体而生动。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夏令营途中的所见所闻,在丰富和拓展了课本知识的同时,也带给同学们切身的体验、心灵的震撼和感动。我国著名青少年问题专家孙云晓非常认可武汉模式夏令营的教育效果:“我看过武汉夏令营的征文手册,从字里行间能清晰感受到夏令营的经历确实成为了孩子们终身难忘的知识积淀、情感经历和精神财富。”(长江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