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文明论坛

文明评论:理解“公共”

2012-09-05 中国文明网武汉站 字号:[][][]  转发


  自2000年起,武汉开始征收房屋公共维修基金,个人缴纳比例为房款的2%。这笔资金专用于缴费业主所属房屋屋顶、外墙等共用部分,及供电、供水等共用设施、设备,在保修期满后的维修、更新和改造工程。

  截至去年8月,武汉专项维修资金缴存已突破50亿元,实际使用金额仅5000多万元,另一方面,许多人却在申请使用专项维修资金上屡屡碰壁。

  经调查,造成这种矛盾局面的原因无外乎几种,要么达不到《武汉市物业管理条例》中三分之二业主同意的要求,要么很多人没缴维修基金,要么小区没成立业委会,又或者楼栋总金额不足不愿续交。几种状况表面上各不相同,在我看来,其实可以集中到“公共”这一个命题上。

  说到底,房屋维修基金是为房屋的公共之患而立,那么,它存在的基础,准确地说,它能够良性正常运转的基础,必须建立在居民对公共的理解和认同上。申请资金的瓶颈正出在这里。

  拿三分之二业主同意的规则“槛”来说,除了少数小区受制于入住率太低的客观原因,大多数人遭遇的是其他业主的拒不签字。例如,漏水是房屋维修的一个常见理由,但漏水这类问题只有楼顶住户才会感受到,于是,一些人觉得那是你一个人的事,跟我乃至“我们”没有关系,不能动我的资金。以这个逻辑推理,可能只有所有人或者大多数人都遇到了同一个麻烦,认为必须维修了,才可以动用公共资金。换句话说,使用公共资金必须是公共麻烦。

  原本三分之二多数决的设置,是为了确保资金切实用在公共之事上,并没有考虑到公共认定上还会有歧见。如果以公共麻烦启动公共资金来,它的逻辑起点始终是个人,而不是公共,它是遭受困难的个体在特殊时刻的“联合”应对,公共至多是外在表现形式。

  事实上,“公共”应该是一定程度的命运共同体概念。就一个楼栋、社区层面,在一些公共区域或者公共议题上,大家联系在一起,一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害也是大家共同利益受到损害。今天在这件事上我伸出援手或者为别人发声,明天在其他事情上别人也会为我这么做。

  不缴、不愿续缴公共基金,或者在公共事务上投出否决票,大约跟对“公共”的误解有关。至于连业委会都没成立的问题,涉及的则是业主之外的更多其他相关组织者对社区“公共”组织结构必要性的认识不足。

  “公共”不以个人利益是否直接相关为标准,一旦接受“公共”,就不能取舍和曲解地只为己所用。如果只是抱着搭便车的心态看待公共,公共的作用不仅得不到发挥,还会走向反面的“公地悲剧”。社区“公共”之困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影而已。(付小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