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文明】高层晾衣架考验市民公德心

2018-10-25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洗衣后要晾晒,在阳台上装个朝外可以伸缩的衣架,在很多人看来很正常,并将其视为“晒衣权”。但是另一方面,随着城市高层建筑日渐增多,这种被居民习以为常的“权利”,因存在安全隐患,遭到越来越多的诟病。

  出于整洁和美观考虑,越来越多的物业公司对伸缩晾衣架下达了“禁装令”,但仍有少数业主坚持不拆。有关部门指出,在现行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禁止的情况下,高层所装晾衣架的去留,需要靠市民“自觉”。

  高悬的晾衣架成部分业主心病

  “我们小区都是一些超高层,不少业主在阳台外安装伸缩晾衣架,一旦衣架不慎掉落,砸到小区内玩耍的小孩,后果可就不堪设想。”日前,家住江汉区新湾路盛世江城的业主李先生在长江日报城市留言板上反映。

  李先生说,为这件看似“杞人忧天”的事,他多次向物业反映, 然而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伸缩晾衣架高悬在空中。他每次从这些楼栋下方经过,都格外小心。

  19日中午,长江日报记者实地探访了该小区,发现情况正如李先生所说。以小区45层高的11栋为例,数十户住户阳台上,安装了样式不一的伸缩晾衣架。除晾衣架外,一户20多层的业主家,甚至在外墙安装了钢铁制作的花架。

  “晾衣架万一掉下,可就是大事,如果晒被子被楼上扔个烟头,势必会引起火灾。”家住23楼的住户杨女士告诉记者,她家原住在那种老旧的5楼,现在住进了新小区,再安装那种老式伸缩衣架,就与美观整齐漂亮的新小区显得格格不入。

  晾衣架成高层物管普遍难题

  谈起为何不管这些伸缩晾衣架,盛世江城物业人员就面露难色。

  物业工程部的付先生告诉记者,小区内共有18栋超高层,主要是42层至52层,共有住户4000多户。“我们不赞成业主安装伸缩晾衣架和外挂花架。”付先生称,一是不美观,二是不安全。早在业主收房和签署装修协议时,物业就将“禁装令”告知了业主,并在各门栋张贴,然而偏偏有些业主不以为然,仍旧强行安装。对此物业有心想管,但苦于没有执法权,只能尽力劝阻。

  “我们已意识到这个隐患必须解决,为此已向江汉区城管和房管局等有关部门反映,希望取得支持,对此进行整治。”他说。

  无独有偶,与盛世江城一路之隔的福星华府小区,同样面临晾衣架困境。

  “这些年,武汉市的住宅建筑越长越高,但很多业主的观念还停留在过去。”物业项目经理陈玲称,她从事物管工作已有8年,深感高层装晾衣架是个很难解决的老大难问题。

  “超高层建筑如放任业主装晾衣架,会直接破坏整体外观。”她说,悬空晾晒往下滴水,易发生邻居纠纷是轻的;最关键的是高层风力大,衣服在风中来回摇摆,会造成固定螺栓松动,一旦掉下来,砸中人就事大了。

  这些年,陈玲先后在多个小区工作过,她总结认为,超高层住宅安装户外晾衣架的多寡,与业主素质有很大关系。据陈玲透露,武昌的百瑞景小区,同样是超高层小区,就几乎没人装伸缩晾衣架。

  城管部门:没有权限不好管

  在自家房屋墙外,安装伸缩晾衣架,城管部门能否介入责令拆除?

  江汉区城管委法制科科长项在文称,城管部门的职责,主要是对违章建筑以及未经审批的户外广告牌进行强拆,而现行法规中,并未具体到“户外晾衣架”,因此实际操作中,城管部门不便出面干预,“不好管”。

  尽管如此,项科长查阅相关法规后指出,根据建设部110号令《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等相关规定,任何个人和单位,未经审批,不得擅自改变房屋外立面,故类似安装在大楼外墙上的晾衣架,可看成是改变了房屋外观,违反了原规划的构筑物,可由房产管理部门进行干预执法。

  同样,硚口区城管委有关负责人也认为,城管虽然没办法管,但房产部门和物业公司,应可依据《物业管理条例》进行干预,该负责人称,物业公司如果力量不够,可以向辖区街道申请支援。

  房管部门:市民应有公德意识

  “乱搭晾衣架,不仅有碍视线,而且有碍观瞻。”武汉市房管局物业处相关负责人程磊称,房屋规划设计阳台时,就已考虑到了晾晒衣物的功能需求。现实中,部分业主出于拓展空间,在将阳台封闭后,转而安装户外伸缩晾衣架,实际侵占的是城市公共空间。

  程磊说,现行相关法规,仅有“不得影响房屋使用安全;不得改变房屋外立面;不得私搭构筑物”等笼统规定,并未细化到晾衣架,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法无禁止皆可为,晾衣架处于法律边缘的模糊地带。”

  “本质上,这事关市民的公德心意识。”他认为,安装高层伸缩晾衣架短期内虽然看似没有危害,但使用日久,难保不出现“高空坠物”的意外。作为一个讲道德的业主,应避免损害公共利益,避免给他人人身安全造成潜在隐患。因此,他个人认为,高层户外安装伸缩晾衣架,绝对应该被禁止。

  程磊还认为,在住宅外立面乱搭晾衣架,当街晾晒衣物,不仅影响城市市容,和一个外观整洁的大楼相比,绝对不利于业主房屋价值的提升。(长江日报 记者尹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