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洪山区“百位好人”事迹(二)

2014-03-26 中国文明网武汉站 字号:[][][]  转发


  武汉市洪山区“百位好人”事迹

    “临终关怀师”袁晓燕

  “别捆我的手、捆我的脚……”92岁的卧床老人沈世英微微张开干瘪的嘴,艰难地嗫嚅着。

  护士袁晓燕一手握着老人沾有污秽物的枯瘦手掌,另一手轻轻抚摸着老人的银发,她几乎将自己的脸贴着老人的脸,仔细倾听着老人的话语。此情此景,如果不是穿着护士服,旁人一定以为袁晓燕是老人的家人。

  2月25日凌晨,神智不清的沈婆婆又用手抓了大便,涂得满床满身。护工不得不给她用了约束带。老人委屈地告诉袁晓燕:“活着没意思”

  听到这话,袁晓燕鼻子直发酸,她像哄小孩子式地哄着老人:“好,您听话啊,马上给您解开。”

  这一幕发生在湖北省荣军医院老年护养中心。这个护养中心是湖北省唯一免费收治孤寡老人的临终关怀机构。住进这里的老人,都是无儿无女、无人照料、无人送终的“三无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站,老人的所有送行都由护士完成。

  41岁的袁晓燕是唯一一位从中心创办之初坚守至今的护士。截至昨天,这位“临终关怀师”在这里已整整工作了83个月。近1年来,一个信念始终支撑着她:用自己的友善爱心,送老人有尊严地离去。

  每天都可能面对生命逝去 自2006年12月护养中心建成至今,这里先后收治了周边城市和地区近2000名临终老人。送来的时候,他们大多被医生判了“死刑”——残存的生命被预期不超过6个月。

  2007年4月2日,袁晓燕成为中心首批聘用护士之一,也是唯一留守至今的。7年间,有322名老人逝去,袁晓燕全程护理,并一一送行。

  像他们的儿女一样行孝道 2014年1月19日早上7点15分,来自孝感的张言老人离世。

  刚到中心时,张爹爹不许任何人帮他洗脸、洗脚、洗衣服,似乎总怕受到伤害。一天晚上,袁晓燕想帮他脱下外套,扶他上床睡觉,被他一脚踢在肚子上,她疼得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待疼痛消失,她又起身,硬是哄着老人脱下外套,安静地睡着了。

  “把他们当我自己家的老人,我像他们的儿女一样行行孝道,也就不觉得委屈了。”袁晓燕说他们一个人过了一辈子,现在又被病痛折磨,心里苦啊!”

  来自蔡甸的王庆福老人中过风,又患有糖尿病,脚趾几乎全部溃烂坏死。送到中心时,脚上爬满苍蝇,还老用土话骂人。

  但袁晓燕从不生气,无论被骂得多惨,她依旧自顾自地给老人喂水、换尿片。慢慢地,老人的目光开始变得柔和。临终前的几天,他主动和袁晓燕谈心:“姑娘啊,我这辈子,坏就坏在这脾气上。”

  让离去的老人走得有尊严 2007年一个秋风瑟瑟的凌晨,袁晓燕到殡仪馆为刚刚逝去的张庆春爹爹办理后事。殡仪馆大院里,鞭炮震天,青烟缭绕,哭声撕心裂肺,那是送别的人们在为自己亲人的逝去而悲痛。相比之下,张爹爹身旁却是如此冷清,他终身未娶,无儿无女,甚至没有一个人为他哭泣,生命的消失竟是悄无声息。想到这里,袁晓燕的眼泪夺眶而出。

  回到中心,她主动向熊春娥主任提出一个想法:为逝去的老人化妆,让老人走后也安详。

  “虽然给老人化了妆没人看,但我问心无愧。”从此,袁晓燕开始自学为遗体化妆。她不仅把老人的脸整理得清清爽爽,而且把老人身上溃烂的伤口也全部处理得干干净净。在她的带领下,其他护士甚至护工都学会了化妆。

  白色的病床前,对逝去的老人都有一个筒短的告别仪式。“像他们的子女那样,送一送。”这是袁晓燕的习惯,也慢慢成为大家的习惯。

  帮“自闭”搭档重燃希望的梅祥德

  每天接送一名40岁的自闭症邻居上下班;干完自己的活,还会再帮她多打“半份工”;甚至垫房租、管早餐……这样的闲事,洪山区城管委机扫队司机梅祥德,坚持管了整整5年。

  5年前的一场车祸,致机扫队洗路工卢文凤脑神经受损,面临失业。梅祥德主动与她搭班。在工作、生活上倾力相助,帮她走出人生的阴霾。

  帮搭档每天多打“半份工” 2009年10月的一个凌晨,正在路上铲渣土的卢文凤被一辆面包车撞飞,身上多处骨折,脑神经受损,患上了自闭症。卢文凤的丈夫也是清洁工,一家人来自鄂州农村,收入微薄,卢文凤不能丢下工作,但回到单位后,她操作技能几乎忘光。眼见卢文凤有难处,曾当过她一个月师傅的梅祥德主动与她搭档。

  卢文凤身体协调性比常人差,梅祥德拿起水枪手把手教,一次不会教两次,今天忘了明天接着教。卢文凤出车祸时,就是在路中间铲渣土。后来等她再上路,身体反应迟钝,梅祥德怕她再遇险,连铲土的活儿自己也全包了。

  清扫车司机一般只开车,洗路、上水都是洗路工完成,搭档卢文凤后,梅祥德每天要干一个半人的活,遇到污染严重的地方还会亲自下车冲洗。

  垫房租买早餐5年不辍 梅祥德与卢文凤都住在南湖附近的公租房,是同一栋楼的邻居。卢文凤脑神经受损,自己无法单独出门。5年来,每次夜里11点上班,梅祥德都直接带上卢文凤,早上8点下班后再一起回家。

  曾有一段时间,卢文凤为让孩子学习开支宽裕些,坚持不吃早饭。这瞒不过接送她的梅祥德,他换着花样给卢文凤买早餐。3年前,梅祥德干脆把自己每月200元的班长津贴也让给了她。

  梅祥德也不宽裕,同样住公租房。梅祥德的妻子抱怨过丈夫傻,可看到卢文凤一家确实太困难,也就没有在意了。有时候,卢文凤交不起房租,梅家还会垫付一些。

  “不帮一把,她家真撑不下去。”梅祥德说,他是武汉本地人,有亲戚朋友帮衬,儿子也大学毕业了,比卢文凤负担少。

  身残志坚的献血冠军陶智雄

  陶智雄,男,1968年出生,从武汉长动公司因病下岗,现在是肢体三级残疾人,现任关山街社区残疾人协理员,曾凡荣爱心工作室爱心人士。他是武汉市1985年响应国家无偿献血第一人,持续献血10年,累计6800cc。他曾获得2004年中国红十字协会金杯奖,2005年武汉市十大新闻人物、感动中国侯选人。

  关山街汽发社区70多岁老人刘建学由于无社保、医保,没钱看病,他主动伸出援手为这位老人购买日常生活用品,还经常去看望老人,帮老人做卫生、洗衣服等。当得知老人年轻时抛妻弃子并且卖掉房子挥霍,导致现在儿子都不肯原谅父亲,他又想尽一切办法,从中协调父子关系,让儿子要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2013年12月,刘建学去世之后,陶智雄等几位志愿者帮助他儿子一起完成老人安葬事宜,让刘建学入土为安。

  2013年10月,关山街长江社区一级肢体残疾人刘丞因病住院,由于刘丞瘫痪在床又无子女,他的母亲也患有精神病无人照料,陶智雄得知情况后主动献爱心,经常给他提供生活上帮助,一有时间,陶智雄就帮他洗澡、洗衣服等。由于刘丞患有糖尿病,陶智雄又经常到超市买无糖型饼干给他充饥。今年春节,陶智雄和曾凡荣前往岳家嘴老人公寓去看望刘丞,陶智雄自掏腰包为刘丞买了饼干和麦片,在福利院刘丞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

  他不畏身残,不计白眼和嘲讽,四处呼吁、奔走献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