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武汉印象

【文化篇】一声锣响 天开云散

2020-06-10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王志平与大抄锣,该大抄锣重185公斤,直径186厘米,需数十人共同制作完成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

  世界音乐家都知道,武汉除了热干面、鸭脖,还有一个特产,武汉锣。

  4月12日,中国著名作曲家、指挥家谭盾“云端”集合了中国、俄罗斯、日本等10国艺术家,借助3D、5G技术,完成了《武汉十二锣》的中国首演,向世界传递“希望、温暖、爱和祝福”。全球约7000万人通过网络同步收看了这场震撼人心的云音乐会,与武汉锣所传递出的独特声音共情。

  这一夜,武汉锣响彻世界。

  作为“中国的声音”,武汉锣为人们敲响希望;作为武汉的“特产”,武汉锣正在有序复工复产。

  武汉锣 成为国际化乐器

  早在《武汉十二锣》云演出之前的2月中旬,谭盾的《武汉十二锣》就在比利时安特卫普世界首演,主题为 “爱人类·爱地球·爱武汉”,令现场无数欧洲观众落泪。

  为什么选择武汉锣作为主乐器?记者看到,谭盾在2月接受比利时国家广播电视台RVT采访视频中曾作出解释,他说“我们都知道武汉,所有的交响乐团的人都知道武汉,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所有交响乐团所使用的大锣,所有最好的锣,都是从武汉来的。你去任何一个乐团,都有人告诉你,谭老师,我们新买了武汉锣,武汉镲……这也隐喻了武汉的声音与我们所有人息息相关。”

  武汉锣承载着“Wuhan”的英名享誉世界,全球各国交响乐团都会用武汉大锣来演奏世界经典名曲。作为中国民间广为流行的特色打击乐器,铜锣成为最早进入西洋管弦乐队的中国乐器之一。

  很多普通听众也许不知,“外国交响乐也敲锣?”国际打击乐演奏家、武汉姐妹城市“曼彻斯特”的城市名片余乐,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特地做出解读,“交响乐里锣的演奏太多了,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里面大量的使用了中国大锣,奥地利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的《第五交响曲》,开始的时候就有中国大锣,它的声音代表着钟声。”

  大锣声音低沉浑厚,有着不可代替的声音与力量。余乐介绍称,“锣最早出现在第六世纪的中国,很有可能是古代中国的西域,在18世纪的时候传入西方,并在交响乐队中广泛使用,同时也被称为‘中国的声音’。”

正在制锣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一生制锣” 匠人精神的传承

  《大冶县志》记载大冶铜绿山是“古出铜之所”,“每骤雨过时,有铜绿如雪花小豆点缀土石之上”。丰富的原料来源促成了武汉成为三百年来全国铜器制造中心之一,1850年左右,清道光年间,铜器制造聚集在现在的汉阳高公堤、汉口长堤街一带。而铜匠的激情创造,又造就了武汉锣的诞生:熔炼、锻造、成型、整平校正、抛光处理和定音等十几道工艺,每个细节的完美则铸就了武汉锣发音洪亮,音准纯正的品质。

  199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土特产辞典》曾对武汉锣做出解释:汉锣,湖北省武汉锣厂生产,分为抄锣、黄锣、虎音锣等。

  抄锣正为《武汉十二锣》所用,它也是世界交响乐团中少有的中国乐器;虎音锣则因梅兰芳而闻名已久,风靡京剧界。

  位于黄陂区甘棠大道的武汉市海平乐器制造有限公司,有近四十年的历史,其董事长王志平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对制锣的爱“已经延续了快四十年了”,“你要爱好它,才能做出好锣。”

  制造厂内的世界嘈杂,捶打声穿云裂石,记者手中分贝测试仪显示厂内环境声持续在120分贝左右。但这个世界又很静,厂内50多名老师傅均干了30多年制锣的活,他们听不见身外30厘米处的喊叫声,他们一生只做一件事。

  “一生只做好一件事的匠人精神是传承,也是追求。”王志平说。在他眼里有太多外国人同样对武汉锣如痴如狂,“每年我们在国际乐器展会上都会碰到这样的外国友人,他们很认真地跪在地上,贴近锣面仔细地聆听。那么嘈杂的大环境,他会很静下心去听,感到很震撼。”

  有关锣的复产情况,王志平现在接受的订单为春节前接的,比较充足,复工一个月之初,已出口十多万美金。他预计在七八月份以后,受全球疫情影响,会出现订单下滑,他准备借此“空档”,扩厂及进行设备的优化改进,“时代在进步,我们也需要不停地跟着时代进行技术的改造,满足音乐和爱好者的需求。”

  王志平的微信昵称取名“东方之声”:中国在世界的东方,东方之声,传递世界。(楚天都市报记者 夏雨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萧颢)

[责任编辑:王玉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