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武汉印象

张之洞爱“撸猫”?武昌办过全国运动会!

2019-04-11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人间四月天,读书正当时。4月10日上午,“2019武昌区全民阅读活动启动式暨《武昌历史文化丛书》首发式”在湖北省图书馆长江报告厅举行。此次活动由中共武昌区委宣传部、武昌区政协文史学习委、武昌区文化和旅游局、武汉出版集团共同主办,武昌区图书馆承办。

《武昌历史文化丛书》首发 图片来源:大成武昌

  启动仪式特别邀请《武昌历史文化丛书》专家委员会主任严昌洪老师讲述武昌历史文化。编撰《武昌历史文化丛书》旨在充分展示武昌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独特魅力和风采,把武昌故事讲好,把武昌力量凝聚好。

  启动仪式现场,武昌区及武汉出版集团领导一起向武昌区图书馆、机关、学校、社区等相关单位赠送《武昌历史文化丛书》。

  武昌是武汉文脉沉淀之地,积累了丰厚的文化资源。这套丛书是第一次全面系统梳理千年古城的历史文化、系统挖掘武昌历史文化资源的重要工程。

《武昌历史文化丛书》 图片来源:大成武昌

  《武昌历史文化丛书》在整体设计上分为6个系列,共35册。其形式新颖,内容全面,体系完整。时间上从公元223年至1960年代;空间上以现有武昌区行政区划为主,必要时以历史上的大武昌概念为界定,将为武昌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历史人物、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与武昌地域特色文化相结合,激活武昌文化基因,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武昌,集中呈现武昌深厚的文化底蕴。

  可以确定的是,这套丛书可以还你一个翔实、有趣的老武昌!

  武汉军运会马上要盛大举办

    你可知道武昌早就举办过大型运动会?

  晚清民国时期的全国运动会,从1910年到1948年间共举办过七届。第三届全国运动会于1924年5月22日至24日在武昌公共体育场举行。

  比赛项目有男子组田径、游泳、足球、篮球、网球、排球、棒球;女子组篮球、排球和棒球。另有器械体操、国术(武术)和童子军等表演项目。最终华东足球、棒球及网球双打获胜,华北田径、篮球及网球单打获胜,华中游泳获胜,华南排球获胜。总分前三名分别为华北、华东、华中。

  这届运动会是中国体育现代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不仅是首次由中国人主办的全国运动会,九人组织委员会全部是中国人,裁判员除游泳和棒球有三四个外国人外,其余项目均由中国人担任,而且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国运动会,参赛单位有华东(安徽、浙江、江苏)、华南(福建、广东、广西、贵州、云南、香港、菲律宾华侨)、华西(陕西、四川)、华北(直隶山东、山西、河南)、华中(湖南、湖北、江西)五区十七省和南洋华侨团体。规模空前,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反映了近代社会变迁,在维护国家主权、提高妇女地位、鼓舞民心士气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运动会进行中,每日有四五万人观看。据说,本届运动会具有四个特点:一、项目较完备。除上届规定项目之外,又增加了游泳、国术、童子军表演及体操四种。在田径赛中增加三级跳远和标枪,取消一英里长跑,改为五千米。二、参加较踊跃。参加运动员计有七百人,比第二届多八倍,并有海外归国华侨参加,如菲律宾华侨派选手七人,吉隆坡女青年会亦派人参加国术比赛。三、女子首次参加了篮球、排球、棒球三项比赛,有奖品而无锦标。四、量度之改进。由英制改为世界通用的公尺(米)。《大公报》特派记者莳竹连续发回六天的报道,向全国报道发生在武昌公共体育场的体坛风云,他写道:

  第二日最有声色者,为华北与华南之篮球决赛。双方均为彪形大汉,身手敏捷,相持许久,始得结果。下午湖北文华与华北足球,亦工力相敌,争持许久,始见分晓。文华胜利,欢声如雷。(以上文字摘自《武昌历史文化丛书》中的《武昌掌故》)

  张之洞是个“怪人”?

  不仅作息规律异于常人,还是“猫奴”一枚

张之洞 图片来源:阅读武汉

  武昌乃是衙门集中之处,督署衙门附近下属机构集中的一个原因,有点奇葩。那很可能与张总督的工作习惯或曰生物钟与众不同有关。张之洞勤政清廉,但他的作息规律却异于常人。在这点上,张之洞也算是个“怪人”。作为朝廷大员,照理应是夙兴夜寐、宵衣旰食,但张之洞却不。每天下午两点,张之洞即入睡,这一觉往往要睡到晚上十点多钟,这以后才是他办公的时间。他个人如此“颠倒黑白”倒不要紧,牵连一大批人都得向他靠拢。也是,谁叫你是下属,他是张之洞呢?湖广总督,所辖地域之广,上马管军,下马治民,日理万机变成夜理万机。督署中人及其他僚属,往往等到深夜才能等到他的传见,又不敢走。等到传见了,张之洞谈兴上来了,他可以旁征博引,滔滔不绝,让您直到清晨也不得出署。有时他老人家意兴阑珊了,连哈欠都不打一个,就假寐了,也时有沉睡过去、鼾声吼吼的不堪状。碰到这种时候,被接见者的尴尬可想而知。当然,也只好先行退出,又不能告退回家或离开得太久太远,不定何时张之洞他老人家缓过劲来,眼皮子一睁,还要与你作彻夜谈,也是不可知的事。每天下午两点睡觉,晚上十点多才起床理政办公,算下来,张大人连晚饭都省了。对张之洞的这种情况,当年,不少同僚很有看法。比如,执掌朝廷刑狱复审的大理寺卿徐致祥,就曾向皇帝参劾过,其奏折称:张之洞辜恩负职,兴居不节,号令无时。说张之洞辜恩负职,有失公平,“兴居不节,号令无时”,倒是不冤枉。尽管是封疆大吏,被同僚参劾,朝廷的调查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也许是因为张总督官阶太高,当年的调查也就比较谨慎,调查的方式也比较温和,以同级官员之间的调查为主。在诸多的调查报告中,粵督李瀚章的奏折还算公允:“誉之者则曰夙夜在公,勤劳罔懈。毁之者则曰兴居不节,号令无时。既未误事,此等小节无足深论。”除此之外,张之洞还有养猫且在工作时间“盘弄”猫的习惯。也是当朝重臣的他的堂兄张之万在一封家书中有这样的描述:“香涛(张之洞)饮食起居,无往不谬。性又喜畜猫,卧室中常有数十头,每亲自饲之食。猫有时遗矢于书上,辄自取手帕拭净,不以为秽。且向左右侍者说:‘猫本无知不可责怪,若人如此,则不可恕。’”(以上图片、文字摘自《武昌历史文化丛书》中的《武昌老街巷》)

  积玉桥曾经真的有桥

  还叫“鲫鱼桥”

  武昌积玉桥很有名,但不见桥。

  关于积玉桥,还有一段传说:明朝年间,有位寒酸秀才到武昌来科考,结果名落孙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在武昌城外的一家小旅馆把最后的一点银两花完,书生心想:自己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杀只鸡都捏不住菜刀,如今举人都没考上,不如死了算了。于是就往城外的沙湖走去,准备投水自尽。刚走到岸边,就看见水里一块石头晶莹透亮,他伸手捞出来,马上觉得精神百倍。回到旅店,又开始发奋读书。精明的店老板看书生精神焕发,怀疑他有钱在外面吃吃喝喝,却不愿缴纳住店的钱,于是与书生大吵,要他交钱。书生诚实地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全身上下只有这套衣服和这块石头。”站在旁边的一个珠宝商看到了,连忙说:“这位书生的餐饮住宿费用,我都包了!”书生连问原因,珠宝商说,这块石头乃是周瑜生前所用的玉石,因为他去世前不愿让宝石落入他人之手,便扔进了湖中。这块石头颇有异能,能捡到它说明很有福气。珠宝商给了书生一大笔钱,让他安心读书应试。后来,书生念宝石助人,用这笔钱建了一座桥,方便湖两边行人,命名为“积玉桥”。

  传说虽然动人,但代替不了史实。其实,这一带原来有一座桥,每年夏季湖水上涨时,附近的居民就在桥孔处捕鱼捞虾,所捕之鱼多为鲫鱼,遂称此桥为“鲫鱼桥”。同治《江夏县志》记为“鲫鱼桥在县东北武胜门外”。清光绪十三年(1887),建了一座石桥。后来这里成为运送铸造铜元材料的车辆至铜元局的必经之地,便取堆金积玉之意,将“鲫鱼桥”谐音雅化为“积玉桥”。1931年石桥毁坏,1934年改建为钢筋混凝土桥墩、木头桥面的桥梁,1938年又毁,现仅残留桥基,尚可依稀辨认。积玉桥作为区片名称则沿用至今。(以上文字摘自《武昌历史文化丛书》中的《武昌掌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