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武汉印象

【文化篇】第一名楼让武汉人记得住乡愁

2018-06-11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图为:清代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所建黄鹤楼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图为:如今的黄鹤楼景区游人如织 图片来源:楚天都市报 记者萧颢摄

  试问,谁人不知黄鹤楼?

  它与湖南岳阳楼、江西滕王阁一起被称为“江南三大名楼”,被誉“天下江山第一楼”;它有1800年历史,期间兴废建毁达20余次;无数文人墨客借它抒怀,留下大量经典诗句;它与武汉血脉相通,武汉称为“江城”,就源于李白的“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日历标签

  黄鹤楼始建于公元223年,曾作为“军事楼”,后演变成为观赏楼。可惜兵火频繁,黄鹤楼屡建屡废。

  清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建好,又毁于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此后近百年未曾重修。

  1981年10月黄鹤楼重建工程正式动工,1985年6月11日,黄鹤楼建成对外开放。

  总设计师忆当年 曾放话建不好楼就去跳长江

  原中南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向欣然,是黄鹤楼重建工程的总设计师。日前,78岁的向欣然在家中接受了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为黄鹤楼,我做了三件事。”说起黄鹤楼,老人双眼闪光,眉宇间带着自豪,“第一件是设计出它的样子,并建造完成;第二件是明确它的功能,曾有人提议做酒楼,有人建议当博物馆,而我认为它应该用来展现黄鹤楼历史文化、体现它千余年的历史深度;第三件是将它建成公园景区。”向欣然说,从1978年启动重建计划到2000年公园最后一个景点完成,历时22年,工程几乎占据了他整个职业生涯,“我自己有两个儿子,但我一直把黄鹤楼当作第三个儿子。”

  回想黄鹤楼的重建过程,可谓一波三折。

  比如,为什么要重建?要建成什么样?重建前,有据可查的最后一座黄鹤楼是清朝的同治楼,建于1868年,1884年毁于大火。1978年湖北启动重建黄鹤楼工作时曾遇到不小争议,当时有人觉得物质条件这么有限,花几百万修这个楼干什么?还有人觉得,建黄鹤楼会收不回成本……最终证明,重建黄鹤楼,对武汉的城市形象打造、城市文化延伸都有着重要的积极意义。”

  设计师人选也经历变更。“最初项目并不是交给我,是由另一位资深建筑师负责,我只是帮他绘制效果图。后来院里成立了黄鹤楼方案设计攻关小组,我负责设计辅助方案。没想到经过专家多次修改、调整、评审、讨论,我的补充方案反客为主,被确定为推荐方案。”巧的是,据湖北省档案馆收藏的资料显示,抗战结束后,湖北曾邀请清华大学教授梁思成主持重建黄鹤楼,后因种种原因搁浅。若干年后,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的向欣然,成为了黄鹤楼工程的总设计师。

  “我一直在想,这个楼修起来,怎么能让人一眼认定它就是黄鹤楼?它必须保有黄鹤楼的历史基因。权衡再三,我选择以清朝的黄鹤楼为设计原型,就是因为这幢楼在很多人心中是真实存在过的,也有历史照片留存,它能与人们更好地产生共鸣。在造型上,考虑到重建后它位于蛇山上,因此我的设计为层层飞檐,四望如一,从任何角度看都巍峨壮观。”1980年2月,向欣然提出的“以清代黄鹤楼为原型进行再创造”的方案获批,历时1年7个月的黄鹤楼建筑方案设计工作才画上句号。

  设计方案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建筑施工图设计、建筑室内设计、黄鹤楼公园总体规划以及园林景观设计等考验。“在黄鹤楼工程实施的第一次各方协调会上,市领导问我,你能把黄鹤楼搞好吗?我回答,搞不好黄鹤楼,我去跳长江!”向欣然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向欣然笑着说,别看我口出“狂言”,其实是有底气的。在建设过程中,他全情投入,全部150张设计图纸基本上手绘完成。由于极度劳累,体重急剧下降。“1985年黄鹤楼竣工落成典礼上,我只想大哭一场。”向欣然说,他多次看到游人掏出黄鹤楼的资料照片与新楼比对,“对,黄鹤楼就是这个样子”“比以前的更好看”,这些评价让他备感欣慰。

  随后,向欣然继续推进黄鹤楼公园的总体规划与建设,设计建造了南楼、白云阁、搁笔亭、涌月台、跨鹤亭等一系列人文景点以及景观式服务建筑。“2000年退休前夕,我刚好完成了黄鹤楼公园最后一个大型景点——吉祥钟的设计与建造。”

  如今的黄鹤楼游人如织,是无可争议的武汉名片。“能参加黄鹤楼的重建,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有价值的一件事!”向欣然说。

  管理者说未来 这栋楼有山望水记得住乡愁

  “黄鹤楼不仅造型巍峨华美,更承载着诗词、传说、建筑、楹联、书画、碑刻等诸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黄鹤楼公园管理处主任董冲说,“2017年游客量达340万人次,高峰时一天接待游客将近5万人次。截至目前,黄鹤楼共接待了64个国家和地区的134位政要名人,2018年初,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及其先生来到黄鹤楼俯瞰武汉三镇风光,在西平台观看了京剧表演《美猴王贺新春》,她在个人网络平台上公开表达了在黄鹤楼上看京剧的美好感受。”

  不论是武汉人,还是外地人,谈起武汉总绕不开黄鹤楼。“我还记得黄鹤楼刚开放时,我登楼远眺长江,既新鲜又兴奋。”今年50岁的市民胡先生说,后来这些年,每次登楼都能感受到三镇的变化,“高楼越来越多,城市越来越美。”

  有点意外的是,坊间也流传“武汉本地人不玩黄鹤楼”的说法。对此,董冲笑了,“黄鹤楼地处武汉长江大桥引桥处,从汉口、汉阳经过时,它都会映入眼帘。所以不管登不登黄鹤楼,武汉人每天都会看到黄鹤楼,这种熟悉感是其他建筑无法替代的。而且据了解,但凡家里来了亲友,武汉人仍会把黄鹤楼作为游玩首选。”

  “以前在武汉生活时,不觉得黄鹤楼有多重要。两年前去外地工作后,一想家就会想到黄鹤楼。”前日在黄鹤楼公园,游客黄小姐告诉记者,自己趁这次回汉办事,专门和家人来登黄鹤楼,“离开了才知道,黄鹤楼一直烙在我心里头,就是这么低调又亲密。”

  重建开放至今33年间,黄鹤楼不断发展。“眼下,它是一个以黄鹤楼为主要景点,涵盖胜像宝塔、古铜顶、抱冰堂等国家及省市文物保护单位在内共80余处景点的精品人文景区。”董冲说,黄鹤楼致力于成为一个“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地方。

  黄鹤楼文化也蓬勃生长,通过开展黄鹤楼大讲堂、黄鹤楼文化进高校、3D诗词课堂、诗词大赛等多种活动,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出去。同时,近期黄鹤楼还开办了武汉首家公园主题书店“黄鹤书社”,打造极富特色的诗词讲解志愿者以及市民园长志愿团队,丰富着人们对黄鹤楼文化的认识。

  一代名楼也开始“互联网+”,推出智慧旅游、预约导游、网络直播等。同时它也在不断走向国际,出版有法文版和德文版黄鹤楼童话故事书、承办中法音乐节、结缘巴拿马“鹤”楼、与法国埃松省萨玛朗德古堡公园结为友好景点……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写下千古名句的诗人崔颢,若能看到今天的黄鹤楼,应该是另一番心境。

  (楚天都市报 记者陈凌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