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热点聚焦

武汉民间河湖长守护江城碧水

2020-01-13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两江交汇、湖泊密布,武汉素有“百湖之市”“江城”的美誉。武汉,在长江、汉水和百湖的浸润下,形成了独特的生态景观和城市文化。2019年,武汉市选聘出93名民间河湖长,以引导和推动更多的社会企业、民间河湖保护志愿团体及志愿者参与到河湖治理管护中来。

  一年来,民间河湖长广泛宣传河湖政策,上情下达凝聚民心,争取了更多群众对河湖保护治理工作的理解和支持。2019年,市级民间河湖长通过工作群累计反馈260个典型河湖水环境问题,目前210个问题已完成整改,50个问题将由民间河湖长跟踪整改情况。

  93名民间河湖长成为河湖政策“宣讲员”、管护问题“信息员”、治理矛盾“调解员”、规范工作“守约员”、保护成效“标杆员”,助力打造武汉共建共治共享河湖治理新格局,形成了全社会共同推进河湖长制的良好氛围,武汉民间河湖长队伍已成为参与河湖治理的生力军、官方河湖长的得力助手。

  为鼓励和促进民间河湖长积极履职,武汉市河湖长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于2019年10月启动了“十佳民间河湖长”评选活动,经过民间河湖长自荐、事迹材料初评、大众评选、专家评选等环节,最终评选出2019年度武汉市“十佳民间河湖长”。

  武汉市青山区钢城第十三小学 长江武汉段(青山区)民间河长

  江边的“好孩子们”

武汉市青山区钢城第十三小学 长江武汉段(青山区)民间河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碧波荡漾的江水,摇曳的水生植物……这不是书本中的画面,而是孩子们眼中的世界。武汉市青山区钢城第十三小学的孩子们,生活在长江边,从小建立起与水的情缘,对河湖长制有着最纯朴的理解。该校担任民间河湖长的老师有三位,护水、爱水,成为全校师生的课题。

  在近10次的长江保护生态研学中,随着对长江的了解愈发深入,孩子们为自己是“江边的孩子”而自豪。长江武汉青山段的水质属于地表水Ⅱ类到Ⅲ类之间,可以作为饮用水源。“保护长江的水资源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观念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萌芽。一带二、二带四,孩子们对家长也积极引导,爱水护水人数成倍数增长。

  在老师的带领下,孩子们逐渐学会了检测水体的温度、PH值、溶解氧、电导率以及氧化还原电位等,俨然一个个小专家。就连江边的水鸟、江中生物,孩子们都了然于胸。实践证明,让孩子们成为河湖长制的行动者和宣传者,成效喜人。

  武汉市江汉区大兴路小学 汉江武汉段民间河长

  保护河湖经验走上全国舞台

武汉市江汉区大兴路小学 汉江武汉段民间河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一所历史悠久的小学校如何培养优秀的学生?如何在践行河湖长制的过程中发挥作用?关注社会,树立社会责任感,正是大兴路小学的回答。

  该校临近汉江,早在2012年,就在汉口龙王庙成立校外环境教育实践基地,每月定期宣传保护河湖,并开展水质检测和巡河护河活动。连续五年,该校师生一直坚持开展汉江全流域水质及生态考察,发现问题及时向官方河长反馈,并得到市长的回复及点赞。

  2019年该校受聘成为汉江武汉段民间河长,360位师生在8次巡河中,捡拾垃圾85公斤,以实际行动传递保护河湖的理念。

  2019年7月,应生态环境部和水利部邀请,该校王朝晖老师向全国小河长志愿者介绍学校事迹及经验。该校小河长的科技实践活动还获得湖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二等奖。

  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华侨城小学 东湖民间湖长

  小脚步丈量大东湖

武汉市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华侨城小学 东湖民间湖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东湖碧波荡漾,校园书声朗朗。每天,华侨城小学师生都有东湖相伴。国际生态学校、全国生态文明教育百强学校、武汉市生态环境保护先进集体、武汉市东湖民间湖长……每一个荣誉称号背后,都凝聚着他们保护东湖的点点滴滴。

  2019年, 武汉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华侨城小学被选聘为东湖民间湖长,全校掀起了解东湖、认识东湖、爱护东湖的热潮。教师们不断提高自身专业技能,积极参加“民间河湖长培训会”“我为河湖长制LOGO来献画”活动,学习法律法规、专业知识。学生们个个争当东湖民间小湖长,对不文明的行为及时劝阻,吸引更多人关注东湖生态。全校1700余名师生在去年清明小长假期间,开展“一起为东湖找找茬儿”活动,并将自己发现的河湖问题汇报给相关部门,守护美丽的东湖。该校师生平均每两周巡湖一次,检测水质,目前已累计巡湖30余次。东湖常客黑水鸡、夜鹭、白鹡鸰、绿头鸭也成为了他们的朋友。孩子们用小小脚步丈量东湖,让护湖情怀在心底发芽,让河湖长制在心中生根。

  康明斯电子与燃油系统(武汉)有限公司 外沙湖民间湖长

  两份报告背后的努力

康明斯电子与燃油系统(武汉)有限公司 外沙湖民间湖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耗资18万元,109人参与,436小时的公益时间,康明斯公司完成了两份外沙湖(千尺潭)生态报告。

  自受聘外沙湖民间河湖长以来,该公司员工带着护湖的热情,在市河湖长办组织的培训中认真学习湖泊知识,在多次活动中为河湖保护出力。

  盛夏,外沙湖畔,康明斯的员工在沙湖打捞浮萍;深秋,该公司联合武汉“绿色江城”、湖北大学荷仙子志愿队,一起进行湖泊清洁垃圾分类、现场水质检测、生物多样性调查科普;寒冬,动员各方力量在沙湖(千尺潭)测量水体透明度,清捞水面藻类和垃圾,听专家讲解诊断沙湖水质、湖泊水生态修复的知识。

  在与志愿者和专家的沟通中,该公司迅速成长为民间河湖长的重要力量。该公司完成的《沙湖(千尺潭)生物多样性调查报告》《沙湖(千尺潭)水质检测报告》为科学修复千尺潭提供了详实的实地考察依据,是“专业型”民间河湖长的代表。

  湖北太古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 东湖民间湖长

  在乎她 就要保护她

湖北太古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 东湖民间湖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东湖,不仅仅是武汉的东湖,还是世界的东湖。一家跨国公司,与东湖结下了怎样的情缘?

  2019年1月,湖北太古可口可乐获聘东湖民间河湖长,公司第一时间向集团总部进行了汇报。湖北太古可口可乐秉承“我们在乎”的护湖理念,举全企业之力加入到碧水保卫战中来。3月,以“人水共生 护湖同行”为主题,千名员工一起巡湖护湖,并将发现的问题及时向有关部门反馈。招募员工成立巡湖队,引导员工参与河湖长制知识培训,广泛地参与到水质检测、日常巡湖、宣传教育等活动中,护湖队队员的行动带动了全公司更多员工了解湖泊知识,号召更多的人参与到爱湖护湖的行动中去。

  始终坚持“我们在乎”的可持续发展理念,湖北太古可口可乐携手东湖绿道公司成立“东湖绿心巡湖队”。在他们看来,在乎每一抹绿色,保护每一处青山绿水,做到无愧于东湖民间湖长的称号,这份社会责任责无旁贷。

  徐建利 倒水河民间河长

  一年4万公里车程承载环保情怀

 

徐建利 倒水河民间河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黝黑的皮肤,是徐建利常年巡河的见证。2019年,52岁的徐建利成为倒水河的民间河湖长,只要有空就在河边巡查。污水是否偷偷排入河中,他能火眼金睛识别出来;河边哪里常有垃圾倾倒,他了如指掌。在巡查过程中,他参与制止污水直排、清除河岸垃圾、制止电打鱼等护河行动多达40余次。一年时间,因巡河湖,徐建利的私家车行程约4万公里。

  徐建利生活在长江边,因对环境污染感到痛心,2013年,他全职投身于公益事业,担任新洲环保志愿协会会长。近年来,他发现,对于志愿者反映的河湖问题,职能部门从“被动应对”变为了“主动反馈”。他感触地说:“这是实行河湖长制后的明显转变,也是民间力量的充分体现。”他希望能够影响更多的人加入到爱河护湖行动中来,人人争当河湖长,参与大保护。

  汪明月 琴断口小河民间河长

  儿时经历激发护水热情

汪明月 琴断口小河民间河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34岁的汪明月放着家中蒸蒸日上的生意不做,专职做起了河湖保护。这是为何?

  汪明月在后官湖边长大,从小在后官湖和琴断小河之间的湖汊游泳。那时湖水清透,游泳成为童年的美好记忆。上世纪90年代,河水变得黑臭。“人不能靠近,更不能下水。”汪明月回忆道。本靠打渔为生的父亲,因水质变化导致鱼量锐减,只得转行。

  小时候的经历,在汪明月心里埋下一粒种子:保护河湖。成为琴断小河的民间河长后,汪明月研究地图,哪里居民区集中,他就专盯河边倾倒垃圾的行为;哪里有工厂,他就专盯污水偷排。他全年累计巡河不少于20次,发现反馈涉河问题点位近80余处。

  “夏顶烈日、冬冒风雪都不算什么,春天才是巡河危险的季节。春天杂草茂盛,不仅有蛇出没,还常常覆盖了水面,一不留神就会掉进河里。”汪明月说,“关注河湖的人很多,亲自去保护河湖的人还不够多。希望更多人能像我们民间河湖长一样,用自己的行动去关爱河湖”。

  张钢兰 金银潭、将军路中心沟民间河湖长

  六旬老人喝止填湖

张钢兰 金银潭、将军路中心沟民间河湖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年过六旬的老人,本该在家颐养天年,可张钢兰偏要“自讨苦吃”。

  2016年起,张钢兰就当上金银潭的民间湖长,2019年被聘为将军路中心沟民间河湖长。她总是将民间湖长的牌子挂在胸前,她说:“这是一份责任,我每周都会到金银潭、将军路中心沟去一次,2019年已累计巡河湖近50余次,向街道官方河湖长反映问题20余次,都得到了及时回应”。

  张钢兰出生在武胜路,比邻长江、汉水。她先后在黄孝河、鲩子湖、西北湖、小南湖等湖边居住生活过。2013年,她搬家到金银潭,临近机场河、东银湖、府环河、中心沟。“我对水有特殊的感情。”张钢兰说道。

  2019年3月,张钢兰巡湖时发现,一辆工程车正在湖边洗车,污水直接流进湖里。当时,她严厉制止。回家后,张钢兰越想越不对劲,附近并没有工程施工,怎么会有工程车过来呢?张钢兰留心观察,发现竟然有人在填湖,她立即拨打了街道官方湖长的电话,相关执法人员迅速到达现场处理,填湖行为得到了遏止。“我一个人面对一群填湖的人,没有害怕,民间河湖长的牌子挂在胸前,保护湖水就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周满 东大湖民间湖长

  不畏威胁“爱管闲事”

周满 东大湖民间湖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在很多人眼里,周满“爱管闲事”。日常生活中发现湖边施工、河湖长公示牌破损、湖边钓鱼人乱丢垃圾,他都会上前问个究竟并宣讲湖泊保护知识。“我就住在东大湖边,对环境污染不能视而不见,否则受害者是我们自己。”周满说。

  自2019年1月被聘为东大湖民间河湖长起,周满带着儿子巡东大湖50余次,累计发现各类问题20余个。一天晚上,周满发现湖边有很多垃圾,赶紧向官方河湖长反映,随后,湖边垃圾被清理干净了。几天后,周满接到威胁电话,让他不要“多管闲事”。虽心里不安,但想起身后有官方河湖长和河湖长办的支持,为了湖边变得更干净,周满“管闲事”的劲头更足了。

  在周满的持续努力下,东大湖湖边垃圾乱堆乱放、乱开垦、乱种菜、绿道破损等问题一个个被发现,街道和区相关部门对他反映的问题都及时处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东大湖更美了。

  吴先金 长江民间河长

  自掏腰包购船巡江

吴先金 长江民间河长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如果说谁对水质变化有切肤之感,那一定是游泳爱好者。49岁的吴先金是长江救援队江滩冬泳支队队长,此前曾在长江驾船达10年之久。

  因热心公益,尤其关注长江污染问题,2019年他被聘为长江民间河长。他建起一个“保护长江,美丽江城”的微信群,群里是约2000名常年在南岸嘴、黄鹤楼、龙王庙、鹦鹉洲等两江四岸游泳的队员。“两千多双眼睛盯着呢,哪里有污染,哪里就有监督,微信群全年收集反馈有关长江武汉段的问题点位近40余处,反馈给官方河长后,都得到了有效解决。”吴先金得意地说。

  因担心队员平日监督有死角,吴先金自己花费近10万元购买了一艘船,用于巡江。有了这艘船,巡江更有效率,“从一桥开到二桥下,只要10分钟,江面一览无余”。

  一年来,吴先金巡江里程已逾越万公里,看着长江水质越来越好,吴先金觉得“自己为国家、为自己、也为下一代尽了份力”。(湖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