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热点聚焦

武汉公共服务项目向街道政务中心集中

2015-11-28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27日会议提出,武汉市启动新一轮街道(乡镇)体制机制改革,要紧紧围绕“服务、管理”四个字,转职能、调机构,做好“加减法”,把街道服务经济发展的重点转变为优化公共服务、为企业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

  街道职能“减法”

  【问题】 当前街道招商既无手段、又无资源,不少招商项目层次较低,各类经济考核指标牵扯了大量街道本应用于社会管理和服务的人力资源和工作精力。

  中心城区街道取消招商引资职能

  【举措】 “1+10”文件提出,取消招商引资职能及经济考核指标后,中心城区街道主要履行开展基层党建、加强公共管理、提供公共服务和维护公共安全等方面职责。

  会议提出,中心城区取消街道招商引资明年内完成,所需工作经费全部纳入区级财政预算管理。新城区经济比较发达、城镇化水平和城乡融合度较高的街道,可参照中心城区街道进行改革。

  一是取消街道(乡镇)招商引资职能和经济考核指标

  二是精简街道(乡镇)内设机构,全市街道内设机构实行“4+2”模式

  街道内设机构实行“4+2”模式

  【问题】 现在,街道存在与区直部门简单对应、科室划分过细等设置问题,出现职能重复交叉、工作忙闲不均。

  【举措】 这次改革推出,全市街道内设机构实行“4+2”模式设置,统一设置党建办公室、公共管理办公室、公共服务办公室、公共安全办公室,同时,各区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设置2个街道内设机构。

  文件提出,合并规模小、面积小的街道,重新核定街道编制,并建立街道编制动态调整机制。改革后,街道内设机构行政编制一般不少于3名,街道党政领导职数控制在7名以内。

  公共服务项目向街道政务服务中心集中

  【问题】 现在公共服务项目分散在社区、街道内设机构、区直部门派出机构上,致使办事要分头跑。

  【举措】 “1+10”文件提出建立健全街道(乡镇)公共服务平台,把分散的公共服务项目,统一集中到这一平台。

  文件要求进一步明确街道政务服务中心与社区党员群众服务中心在服务功能和服务事项上的分工,建立服务通用目录和项目清单,推行“全科政务服务制”,实现“一窗多能、全科服务、全区通办”。

  街道职能“加法” 人财物向街道倾斜

  【问题】 在现行“条块结合、属地管理”模式下,来自条线的大量事务依然纷纷落到街道,而与之相匹配的管理权限、人员力量和资源配置并未到位,很难有效解决一些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

  【举措】 文件提出,区里要按照“人财物向街道倾斜”的原则,增加街道(乡镇)人员编制、财政保障、执法权力等,切实把权力和资源集中到街道(乡镇),使基层有职有权有人有物,更好为群众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和管理。

  一是加职能,建立健全街道(乡镇)公共服务平台

  二是加力量,主要是要增加街道(乡镇)人员编制、财政保障、执法权力等

  三是加手段。主要是赋予街道人事任免和考核建议权、规划参与权、综合管理权等“权力”

  区级行政执法重心向街道下沉

  【问题】 街道任务重、事情杂,但法律法规授予街道(乡镇)的综合执法权很少,使街道经常面临“有责无权”的尴尬局面。

  【举措】 系列文件提出,按照“区属、街管、街用”的思路,推动区级行政执法力量向街道下沉。派到街道(乡镇)的执法机构,实行条块结合的双重管理体制。区城市管理、食药监、工商等执法部门的派出(驻)机构应当服从所在街道(乡镇)的指挥调度,接受街道(乡镇)的工作考核。派出(驻)机构负责人由区相关部门书面征求街道(乡镇)同意后进行任免交流和奖惩使用。

  区职能部门干部提拔评优,街道有考评权

  【问题】 街道目前普遍有城管、工商、公安、食药监4支比较重要的执法队伍,但其中只有城管执法队下放到街道,与街道合署办公,按照街道部署开展工作。街道往往不能有效调配资源和力量,时时受到牵制、事事都得“求人”,执法效果大打折扣。

  【举措】 这次改革,赋予街道人事任免和考核建议权、规划参与权、综合管理权等“权力”。这意味着,如果区职能部门派出(派驻)机构的干部拟提拔、拟评优,而街道“摇头”,则提拔、评优无望。

  由此,相关考核评价机制也进行调整。区直部门不再直接考核街道,由区委、区政府统一对街道进行考核;赋予街道考核区直部门及其派出(派驻)机构的考评权力,推动区直部门“向下负责”、更好地服务基层和群众。

  职能部门职责下沉街道须审批

  【问题】 现在有的职能部门把本应该自己承担的职能随意下放到街道(乡镇),给基层单位造成了很大负担,效果也不理想。

  【举措】 文件提出,市、区要严格落实街道职责准入制度,把好“准入关”,市职能部门如有工作事项确需街道承担的,须经市委、市政府审核同意;区职能部门如有职责下沉街道,须由区委、区政府严格审核把关。(长江日报记者胡雪璇 马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