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澂:引发王朝崩溃的逃亡

2011-06-02 新京报 字号:[][][]  转发


  追忆与回眸

  武昌兵变,由于中央集中军权之后,引用士官出身之军官与北洋将领遂分派别,有新旧之分。武昌起义,由于新派主谋,初仅两营起事,余皆观望不动。后鄂督瑞澂搜得叛军名册,牵涉新军士官很多,士官恐株连,遂先发响应。假使瑞澂处以镇定,将名册销毁,即可使反侧者安心,徐图处置,何至酿成大祸。——曹汝霖

  按武昌之成功,乃成于意外,其主因则在瑞澂一逃;倘瑞澂不逃,则张彪断不走,而彼之统驭必不失,秩序必不乱也。——孙中山

  辛亥革命爆发,湖广总督瑞澂逃走;但瑞澂并不是腐败官僚,他是个积极推动改革的人。——章开沅(历史学家)

  1911年10月10日这一天早上,湖广总督瑞澂向北京内阁发了一封报捷电文。

  瑞澂奏称,昨日已缴获武昌革命党人名单,并拿获革命党三十二人,其中杨宏胜、彭楚藩、刘汝夔三人罪恶深重,已经“即行正法”。其余拿获之人,尚在审理之中,“一俟研鞠得实,当分别重轻定罪”。对于胁从者,瑞澂表示要,“准其悔过,予令自新”。瑞澂还顺带表彰了协同办事的几位官员。

  清廷当日的复电,对瑞澂多有赞赏,称其办事迅速,“弥患于初萌,定乱于俄顷”,并表彰了与事文武“皆奋勇可嘉”。

  不过,瑞澂和清廷都错了,这一天,武昌不是平息了党人之乱,而是全国革命的开始。当日夜,新军起义,武昌一夜间光复。瑞澂弃城溃逃。

  剿抚无策

  从这两份往来电报中,显见瑞澂对即将来临的革命风潮毫无预见。革命党作乱,在清末已属稀松平常。各省督抚,早已见怪不怪。

  早在1910年瑞澂赴任武昌之后,当地官员就告知新军中革命党人约占1/3之重。一如清廷大多数官员对于革命党的态度一样,对于这份数据,既不能太重视,又不能太漠视。

  瑞澂当日处理革命党人的一系列做法,其实是息事宁人,防止事态扩大。而着急向朝廷邀功,是把事情盖棺论定,以免引起进一步的风浪。

  尽管瑞澂希望平息事态,但缴获党人名册一事,却已在军营中传播,随之而来的是普遍的恐慌。逮捕三十二人,诛杀三名革命党人,也证实了谣言的可信度。

  谣言的扩大化及其所引发的恐慌,是极有可能点燃革命的导火索的。但就单纯的行政角度来说,这一天,瑞澂并非不可为。10月9日夜,第一次大搜捕结束后,破坏了党人预备发动革命的指挥机关,也抓了一些骨干,可如何处置那些分布在军中的众多余党,却成了一个头痛的问题。瑞澂的高参们,对于应对此种困难,也存在分歧:师爷张梅生等人提议立即调兵遣将,按名册将乱党一网打尽;汉阳知府陈树屏等人则主张烧了名册,以安军心,使局势和缓下来,徐图后策。可是,瑞澂在这关键的时刻却优柔寡断,拿不定主意了。

  10月10日,整整一天,无论是剿,还是抚,瑞澂都未采用。唯一的动作,是向北京朝廷报捷,瞒报武昌局势危殆,和稀泥以求太平。当夜,武昌城中的零星的枪声从新军兵营开始传出,由稀渐繁。起义由新军工程兵发动,随后,驻守武昌城外的辎重队、炮兵营、工程队的革命党人亦以举火为号纷纷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