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讲文明树新风

【我家40年】一架辘轳:“吱呀”声中转出甘甜井水滋润幸福生活

2018-11-12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辘轳,在北方曾经是家里必不可少的汲水工具。田间打一口水井架上辘轳用于农作物灌溉,条件好的在院子里打上一口小井儿,架上一架辘轳,人们可以不出家门就能取出新鲜的清水做饭、洗衣、浇菜……,改革开放40年来,这种古老的汲水工具早已被许多现代化的工具所代替,我家40年故事,就从这一架辘轳说起……

  讲述人:赵毅,男,55岁,农民。

  记录人:赵吉吉,女,24岁,文员,讲述人侄女。

  我出生在河北的一个小村庄。在过去大集体年代,各家各户都有自留地,自留地都变成了菜园子,菜园子需浇水就得用辘轳提水,是菜园子里必不可少的,我从小就爱跟大人们到菜园子去玩耍,于是,从记事起就认识了井沿上的辘轳。

  说起辘轳,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知为何物,更不会有绕转辘轳的经历,辘轳就是安装在井口上方的绞车式起重工具。井上竖立支架,装上可用手柄绕转的轮轴,转轮上绕一绳索,绳的一端固定在转轮上,另一端系提物容器。绕动手柄,使转轮绕轴旋转,容器即被提升……常用于从井中汲水,也用于地下工程的施工出土和凿井采矿等。

辘轳 图片来源:网络

  老家的菜园子里蔬菜品种很多,有黄瓜、萝卜、白菜等……,有的菜是当季吃,有的菜是为了冬天存储而种下的,比如种的大白菜要泡成酸菜、白萝卜要晒成干菜……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市场上没有菜卖,因为那时没有蔬菜大棚,没有所谓的反季节蔬菜,交通又不发达,也没有南方的蔬菜运送过来,这些菜是一家人冬天的口粮所以要精心呵护。

  菜园子里的这些青菜可离不开水,它渴的时候就要用辘轳提水止渴,因而与辘轳结缘很深。记得当年村北边都种了大片菜地,浇地的水井真可谓是“星罗棋布”,有水井的地方必有水车和辘轳,因辘轳用起来造价低,用起来也更方便些,浇菜的时候大都用辘轳。辘轳用起来都会发出一种奇妙的声音,儿时无论走到村子里的东西南北,听到的都是“吱呀、吱呀”的辘轳声,“吱呀、吱呀……吱呀……”辘轳声成了乡村田野里最美妙的音乐。

  当年与辘轳打交道很多、很多,细细想来,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

  天旱的时候,人们就把铺盖卷放到井沿上,与辘轳为伴,每当井里的水能灌满水桶的时候,辘轳就会忙碌起来,只要它一忙碌,“吱呀”声就会响起来,“吱呀、吱呀……”,这声音有时在傍黑天响起,有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传出,有时在凌晨传来。天旱时候的辘轳声没有定时,时断时续,日以继夜。

  平日里,天不旱,水充足,人们只在白天里浇地,排号排得老长老长,一家挨一家,有的轮上自己浇地就换上了自己的辘轳,有的干脆用着上家的辘轳接着浇地,这可就苦了只会“吱呀”叫的辘轳,浇了这地浇那地,“吱呀、吱呀”地叫着不停息。辘轳“吱呀、吱呀”的叫声、水沟里“哗哗”的流水声、人们浇地改沟的“好了”声、浇完菜地的欢笑声……划破了乡村田野静寂的长空。

  【记录人的话】

  辘轳,曾作为乡村的一个标志性象征,也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一圈圈绳索里缠绕着我的青春岁月,辘轳的“吱呀”声里记载着时代的足音。它给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现已远去的辘轳声,带给人们的是深深的思索,有对艰苦岁月的慨叹,有对辘轳付出辛劳的感激,还有对那远去的辘轳声的美好回味和深深怀念!(武汉文明网)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