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讲文明树新风

【我家40年】一盏煤油灯:40年前照亮夜晚 40年后照亮人生

2018-11-07 武汉文明网 字号:[][][]  转发


  没有电灯的年代,晚上的村子黑得可怕。乡亲们在村子里摸黑找着回家的路,偶尔经过一家,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灯光,那便是煤油灯了。我家40年的故事,就要从那一盏盏温情的煤油灯讲起……

  讲述者:张文平,男,60岁,退休教师

  记录者:张华,女,28岁,讲述者女儿

  我记忆中的煤油灯,说不清它有多少年了。它豆粒儿般大小的灯火摇曳着橘黄色的光,温暖了那段苦涩的岁月,也照亮了我匆匆的童年。

  我很小时就由祖母带着,那时的冬天,夜晚似乎来地格外的早,每到晚饭的时间,煤油灯就要点亮了。发黄的灯光下,一家人围坐在小而窄的饭桌旁,单调的几个家常小菜,就是儿时普通又温馨的生活。晚饭过后,大人们总想利用这段时间干些家务活。祖母从做饭的灶堂里扒出一盆炭火放在炕头。煤油灯放在炕沿儿上,灯光里,火盆旁,我与祖母一大一小在墙上留下两个会动的身影儿。闲暇的时候,她就教我利用灯光在墙上做手影游戏。把灯放在离墙较近的位置,在灯前用单手或双手做成猫、狗、兔子等各种小动物,在灯光的反射下照到墙上,形象生动。凭着这些简单的游戏,我们祖孙在一起度过了儿时无数温馨而快乐的时光。

煤油灯  资料图

  煤油灯的灯芯烧久了,上面会结成炭块,祖母摘下头叉轻轻拨一下,灯就恢复了亮度。为了使灯芯燃烧时产生的油烟降到最少,同时也最节省油,祖母每次都把灯芯燃烧的部分调到最短。主张节约的祖母,从来都是人在哪里煤油灯就到哪里。那时候,厕所还在室外,晚上睡觉前我想去,祖母就提着灯陪我。她一手举灯,一手遮风护火,步步为营,如同踩在薄冰上,谨慎小心。有好几次我建议祖母,用两个煤油灯会方便一些,祖母笑笑说,过日子,得细水长流。

  后来我上学了,煤油灯便伴我开启了新的旅程。灯前看书写作业,祖母特意将灯芯调高,以增加亮度。祖母仍坐在身旁,手里忙着家务,但是她的眼睛没有以前好使了,针孔经常会穿不进线,换我来穿针了。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看我认真学习,她就会露出舒心的笑容。我淘气了,她又会教导我:黄金有价书无价,学问要比黄金强。后来,我也一直用这句话来教育我的子女。

  慢慢的,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电灯,结束了祖祖辈辈点煤油灯的时代。孩子们上学用的都是又亮又漂亮的台灯,作为普通照明的电灯也是一天比一天好,不仅豪华,而且节能,各种款式林林种种,这在多年前的今天,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想象的。

  几十年过去了,煤油灯早已远离我们的视野,但灯下闻着油香、熏着书香的童年生活却尤让我难忘。每每想起那段时光,我就会忆起祖母的乐观、勤劳与节俭,那摇曳的灯光曾照亮了我成长的路。

  讲述者的话:

  煤油灯是父亲成长过程中的一段经历,它也是中国的一段历史,它承载着上一代人的记忆,虽然它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但是在父亲心里它依然充满着美好的情愫,正是在那个时期,父亲的祖母在无形中影响和教授了父亲很多道理,父亲也一直用这些道理来教育我们,代代相传。(武汉文明网)